【Hannigram】梦见 短篇上

威尔.格雷厄姆走在巴黎的街头,朝着某个FBI的秘密据点进发,他的目标是一个人。

一个老朋友见到另一个久未相见的老朋友会发生什么,拥抱、握手、亲吻。

他想他和杰克要是以这样的动作表达时光流逝带来的怀念未免有点太过矫情。更何况,比起思念,怨恨也许更符合他对于杰克的印象。

他的伴侣依旧更随着他的脚步,一步不离的更随着他,在他俩的后面,明媚的巴黎阳光照耀着一只黑色的雄鹿。它优雅强壮,亦步亦趋的跟随着他们两个,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汉尼拔.莱克特医生,有趣的是他依旧保有行医执照,高效率的FBI在忙于捉拿他们时,依旧忽略了一些他持有了很久的秘密身份。倒是威尔他的伴侣,他一直是个走在卫法先端的人,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有需要秘密身份的一天。汉尼拔整整分裂了两个富豪的神经,利用他们肮脏的小秘密,为了给威尔的新身份充值。

现在威尔也许已经习惯了每日豪华三件套披身,习惯了红酒而不是威士忌,又或者习惯了时不时弄点来源有趣的肉类佐餐。但究其本质他依旧是那个连胡茬都不愿意刮干净唯恐被人当做小男孩的糙汉。

所以他对汉尼拔给他充值的行为并不感激,甚至觉得有点多余。但是汉尼拔则表示,他现在拥有的身份最久远能追溯到立陶宛大公时代,即使数百年之后早已没落的立陶宛王室依旧保持着与沙俄皇室的婚姻关系。他现在拥有的资产是不可预计的,既然如此他的伴侣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富豪呢?

谁能想到,在FBI深入乡村,荒野寻找两个幽魂时,他们正飘荡在欧洲最神秘的土地之一,利用他们来源不明金钱大搞艺术品拍卖派对呢?


其实威尔并不真正欣赏油画,他难得去博物馆的几次也是为了和汉尼拔接头。现在他也习惯了以博物馆为家,跟随着他的伴侣听他滔滔不绝的点评每一幅画作的特点,时不时还有几句吐槽式的点评。

威尔热爱听他说话时低沉的嗓音,如同睡前痛饮了一杯红酒,他的声音带着催眠式的平静,舒缓。尤其当他张开菲薄的唇吐出威尔的名字时,这一瞬间总令他战栗。如同第一拥抱,每次他们携手干完一些事情时,当威尔的肾上腺素激的他全身发抖时,汉尼拔总会揽他入怀,他的声音令他平静,他在他的怀里渐渐平静,镇定。那时汉尼拔会吻他的额头,然后问他喜欢今天的礼物吗。

如果说汉尼拔对食用人类并没有什么愧疚,甚至沉迷于觉得他自己是一个净化人间的使者,那么令威尔沉迷的则是最终杀戮的仪式感,每次和汉尼拔的联手,都是一次重生,由生到死又死灰复燃。威尔喜欢浴血而立在月光之下,这让他整个人只有黑白二色,这让他发现自己存在的意义。

就这样两个几乎已经不能算人类的人类数年间漂泊在欧洲大陆,犯下累累罪行,过的逍遥自在,直到这天,他们的客房服务递来了一封没有贴邮票的信件。署名人是杰克,威尔几乎是怀念的想起他的黑人上司和他不幸因病过世的美丽妻子。旧日的间隙似乎被时光的灰尘填满了一般变得平滑,他唤醒了汉尼拔一起阅读这份也许带着死亡陷阱的信件。


这个秘密据点位于一处民居内,周围挤满了普通家庭,吵闹的孩子,争吵的情侣,做#爱的呻吟。汉尼拔微微嘲讽的向威尔笑笑,威尔无奈的回以一个耸肩。打开门,杰克独自坐在桌前,上面堆着几个空啤酒罐。

他老了。

威尔想,当年微微花白的黑发已经全白了,不过黑人倒是真的不显老,大概是因为他们在青春期就显得很老了。

杰克显得很疲惫,头都没有回只是向着身后举了举杯。

威尔坐到了他的对面,汉尼拔站到他伴侣的身后一只手抚弄着他的脖颈,杰克当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猛然睁大了眼睛,似乎想通了什么似得笑了起来。

然后他摆了摆双手投降似得表示自己已经不是FBI了,因为他俩的事,令他受到相当多次的内部调查,最终由于没有任何罪责局里依旧为了示威劝他接受荣誉退休,并享受1.5倍退休金和种种其他好处。自知待不下去的杰克接受了现实,离开FBI不久就自己开办侦探事务所。


TCB

评论(6)
热度(14)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