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Hannigram】癔症 短一发完

威尔知道他在做梦,因为汉尼拔站在他的面前。

他清楚的告诉他,你走开,我不想再见到你,不想知道你在哪里,不想知道你在干什么。

但是汉尼拔总有本事能让威尔被自己的誓言玩弄,他当着他的面向杰克投降,威尔知道他会在哪里,在干吗,也总有一天会再见到他。

离开那一天还有1220天。

 

威尔很少喝醉,他害怕一个人倒在床垫上的感觉,冰冷、孤独。所有曾有的(真的存在过吗?)抚慰都变成冰冷的蛇缠绕在他的腿脚、腰腹、脖颈,尤其是在酒醉的时候。那冰冷的蛇就好像要咬穿他的皮肉一样,痛彻心扉。但是他知道能安慰他的并不是一双温热的手而是冰冷的东西,例如一把银制的餐刀。他在彻骨的寒冷中抱紧自己,并不期望能有什么东西让他回到生命中的正轨中。不!那不是!

 他近乎悲鸣的发出了低低的呻吟,那是恐怖、是绝望、是悲痛、是背叛和炽热。威尔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某个人了,他总是半梦半醒的挣扎在意识的边缘。有很多次杰克几乎以为他又得了脑炎,但是他知道他没有,他一直没法好好入睡,似乎总有一个人坐在他的床头,用低哑的微带东欧口音的话语承诺一些他奢望一生的东西。醒来的威尔回想不起来那是什么样的诺言,他只知道清醒比梦幻更痛苦。

他喝了整整5轮威士忌,醉醺醺的沿着小路摇晃着往家里走去。一路上有什么跟随着他,他醉眼朦胧的回头望去,是那只黑色的雄鹿,有着巨大的犄角、健硕的肢体、黝黑的皮色。为什么它是黑的?威尔装满烟花的脑子里略过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它是不是在奇怪的地方打过滚了?威尔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它了,他站定下来试图等待雄鹿走到他身边,但是它站住了,用完全看不到眼白的纯黑大眼看着他。

威尔只是笑了起来,和主人一样臭屁哈。酒精完全模糊了他的记忆,他如同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张开双臂迎向它。雄鹿没有躲避,它似乎也期待着和威尔的碰触。它用湿漉漉的鼻子磨蹭着威尔的脖子,深深的嗅探着他的气息。而威尔则被鹿皮温暖柔软的触感征服了似得,几乎将脸埋进了雄鹿的脖子里。

 

他哭泣似的问道你去哪里了,我一直在等你,等了你好久。雄鹿跪下前腿用鼻子顶着威尔让他爬上了它的背。然后他们向威尔的小屋走去,明亮的月光照射在森林边缘,针叶林反射出一片杂乱的光芒,积雪银白色的光芒让整条小路变得梦幻而又凄凉。在威尔迷蒙的眼中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白灰三色的世界,黑色的天空、白色的月亮、灰色的云彩,黑色的森林、白色的积雪、灰色的风,黑色的雄鹿、白色的小路、灰色的自己。他呵呵笑开了,鼻尖再次埋入雄鹿的皮毛中。

原来如同海中孤舟一般的,让威尔感觉安全的小屋不知道几时变成了牢笼。威尔靠在雄鹿的背脊上被送上了床铺,他的孩子们没有发出任何吠声都在安稳的沉眠梦中。

雄鹿放下威尔似乎打算就这样离开,只是离开那温热的皮毛。威尔就似乎坠入冰海一般颤抖起来,他挽留似得紧紧握住雄鹿的犄角。它轻轻晃动脖子似乎想要从威尔的手掌中挣脱开。不!威尔伸出另一只手紧紧的抱住它的脖子。不,不要离开我,请你只是陪我一会儿。不自觉的他的泪水流了出来,顺着脸颊流到了胡渣里。雄鹿似乎叹了一口气似得低头舔去了那滴泪水,曲起了膝盖卧倒在了威尔的床前,它将沉重的头颅搁在威尔的枕边。带着湿热的吐息伴随威尔沉入梦中。

 翌日,威尔被他的孩子的叫声从梦中喊起,他若有所失的看向床边,他依旧是孤独一人。他忍着头痛吞下了几片药片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房门孩子们冲上了他的床铺。他没有看到床脚散落着数根血红色的鬃毛。

那天他遇到了她。

那天离那一天还有1022天。

 

FIN

评论
热度(10)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