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 拥有 10end 困得眼睛都糊了,有错别字请忽略……


1  2  3  4  5  6  7  8  9  10



都是黑科学 黑科技,我不负责解释科技……

十 完

 

山路在一个小小的神庙前结束了,我走进去,里面有一座神像,他庄严肃穆,但是布满了裂纹,我叹息他的美和残破。他是我来这个世界缘由。哪怕还在母胎我就认识他了。为了他的破裂我哭泣着吻上了他唇上的裂纹。

所有表面的石头都裂开了,内里是一团银色跃动的光球,我紧紧拥抱着他。我的世界完整了。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6945.12,在紧张的近10小时的等待后,我们终于得到了好消息,救援小队找到了所有失踪人员,他们即将回到进取号。代理舰长苏鲁完毕。

 

麦考伊医生的小分队在再次快速推进大约1.5小时后来到了坑洞中心位置,工程部的红衫们架设好了信号干扰装置,正在他们打算发射干扰这个坑洞的电波时。柯克和史波克被送回了地表。

 

麦考伊用近乎怀疑的目光死死盯着他:“吉姆?”

“是啊,骨头,是我。”柯克向其他成员们点了点头:“诸位都辛苦了,不用开干扰器了,我们已经和塔罗斯人达成了共识。”

麦考伊咬牙切齿的问道:“我们赶死赶活的好不容易来救你们,你们居然自己跑出来了?”

史波克波澜无惊的回答道:“医生,我们能自己解决棘手的外交问题,有什么地方令你不满吗?”

顿时麦考伊咆哮起来:“去你的,史波克,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总能为了白跑了那么大一趟表示一下愤怒吧?而且,我要先给吉姆做个测试。”一边说一边抽出了腰间的三录仪,绕着柯克转圈了圈子。

“我很好啦,骨头。不要担心,没受伤,没中毒。”柯克看着烦躁的麦考伊安抚似的说道,麦考伊拍了拍他的肩膀。

突然就在这一瞬间史波克发出了一声可怕的咆哮。所有人都吃惊的望向他,史波克的脸涨成了一片绿色。

“卧槽……,什么意思?”被吼的麦考伊吓得几乎要把三录仪扔到史波克的脸上。

“呃,所有人员请暂时离开我们休息一下。”柯克扶着额头说道。

等其他人都走远后,柯克看着史波克:“你来,还是我来?”

史波克板起脸来回答道:“我相信,这个问题由我来解释,能更有逻辑的说明。”

柯克笑着耸了耸肩:“好呀,交给你了。”说着,他便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站到了一边。

“首先,感谢你的辛苦救援,医生,我和舰长以及其他人员都安好。很快他们就会被送来你不用担心。其次,我们与塔罗斯人进行了一次深入的谈话,相信所有的问题都达成了共识,具体情况等回到舰桥,我会提交有一个详细的汇报。”他说完就闭上了嘴。

麦考伊露出了一脸你他妈逗我的表情瞪着他:“然后呢?”

史波克一脸无辜的回看:“还有其他问题吗?”

“你!你他妈刚才为啥吼我?!”医生咆哮了起来,“你逗我啊?!”

“那是我的隐私,涉及到瓦肯人的隐私保护条例,我有权拒绝回答。”史波克的脸还是带着微微绿色,但是他镇静的看着医生回答道。

“滚你的蛋,史波克,你当我傻?你吼我是因为我碰到了吉姆,我天天都有碰他你从来都没那么神经,你们到底搞了什么鬼?”麦考伊气的脸都涨红了。

“额,骨头。”柯克尴尬的搓了下脸:“那啥,我们结婚了。”

“???结婚?”麦考伊一脸空白的看着他的好友:“哦,恭喜,你们两个可以去死了。”然后他继续说道:“那么你们和塔罗斯人达成了什么协议?”

柯克担心的看着他:“骨头,你没事吧?”

麦考伊面无表情的一挥手:“没事个屁,先解决对外问题,再解决内部问题。”

史波克略微惊异的对柯克说道:“有趣,震惊过度反而使得医生在处理问题的方式上极具逻辑性,人类又给了我新的认识。”

柯克哭笑不得的瞪了史波克一眼:“骨头,史波克和塔罗斯人进行了一次融合,他确信塔罗斯人完全屏蔽了我们的机密。不过我还是会建议军部修改一些机密,具体事情,比较复杂,我们回去和你说,我答应了给塔罗斯人一些数据和设备,我们暂时还没法离开这座星球呢。”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6945.14,感谢上帝,所有的登陆小组成员均安全,他们已经回到了进取号,经过医护组测试和整休后就能回到工作岗位。代理舰长苏鲁完毕。

 

 

很快舰桥组核心成员就在会议室里坐定,等待舰长、大副和医生的任务汇报。

史波克早早的坐在了位置上,心无旁贷的整理起了数据资料。

医生和舰长一路无语的样子令所有经过他们的船员都噤若寒蝉,毕竟大家都知道,他俩是好基友,这样安静的情况明显有问题啊。

基于整个事情的重要部分都发生在史波克的脑内,而参与者除了塔罗斯人以外只有舰长,所以他俩的叙述成为会议的主要部分。

“……在我和塔罗斯人思想融合的情况下,他的所有意识我都能清晰的了解到。根据我的了解,塔罗斯人在2.3154万年前发射了数百架探索飞船,为了寻找适合他们继续进化、修养生息的星球。但是我们都知道,行动是失败的,没有返回塔罗斯四号的飞船。坠落在这颗星球上的古代飞船正是其中一艘,按照我们遇到的全息塔罗斯人的的自述,他们是由于受到巨大灾难和惊吓后,使得所有幸存塔罗斯人的意识融合并快速进化,而重要的媒介就是此星球上的原生的一种特殊晶矿。这种矿物在整个星球上所含的比例高达51.234%。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裸露在地表。”史波克从包里拿出了一块放在桌面上,“我已经测试过完全无毒害,大家可以自由观察,这种晶体也就是联邦雷鸟号上搭载的。但是,塔罗斯人其实并没有幸存者。”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究竟是什么?”柯克也惊讶的问道,“我以为他们已经进化到德尔塔象限常见的那种精神体了。”

“舰长,其实这是塔罗斯人的幻觉。”史波克回答道。“事实上他们的飞船撞击地表后巨大的能量爆发激活了这座星球上的整个晶矿,当时这座晶矿发射的电磁波正好与遇难的塔罗斯人的脑波吻合,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晶矿复制了塔罗斯人的脑波,也就是说,这些晶体成为了塔罗斯人思维的新载体。”

“这颗太有趣了!”契科夫大叫起来,“那当飞船能量用尽之后他们还存在了那么久?”

“是的,晶体被激活并复制塔罗斯人的思维后,几乎从无机的矿石成为了一种‘生命体’,但是他们无法离开星球,就如你说的,上尉,能量来源成为了主要问题,所幸的是塔罗斯人天生拥有幻觉的能力,那本来就是一种强大的脑波功能。所以整个星球的动植物的脑电波、电磁波都成为了他们的动力来源。而雷鸟号最终使用的晶体也是在一段时间内利用了船员们的脑波作为动力,但是由于某些兼容性的问题,过度激化船员的大脑使得他们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那他们为什么要袭击雷鸟号和我们?”苏鲁提出了他考虑了很久的问题:“既然他们已经是一种与我们完全不同的生命形式,我们所有的科技几乎都于他们没有益处,另外说到开采矿物问题,如果他们的幻觉能力那么强大,我相信哪怕离开数光年都能影响到类人生物,他们完全没有暴露的危险?”

“你的问题非常明确,苏鲁先生,这就牵扯到了一些我无法完全理解的问题,瓦肯人的逻辑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的这种行为背后所含有的意义。”史波克点了头,看向舰长:“那么舰长你能理解吗?”

柯克转了转椅子看了周围的人回答道:“等我把我们和塔罗斯人的协议说完,我相信在座的诸位就能理解了,毕竟除了史波克先生我们都是毫无逻辑的人类。”他向史波克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至于史波克先生等一会儿后如果还不能理解,我很乐意在会议结束后单独和你讨论。”话刚落下,边上的医生就大大的‘哼’了一声。

“基于刚才史波克先生的叙述,我相信大家也都理解了,为什么我们的机密信息对塔罗斯人来说一文不值。但是有些东西确实是他们希望得到的。所以我们签下了约定,塔罗斯人将开放这座星球成为联邦中继站和普通民众的度假设施,我们能在这里建设基地和度假设施,塔罗斯人将开放一些树木和矿物给我们使用,但是除了这些,任何人不能损害任何动植物、私开矿物,我相信以他们的能力不需要警察或者军队维护秩序。而且他们将保护这一片区域不受克林贡和罗慕兰的入侵。然后我们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这个星球上建设一座电影数据库,所有类人种族自有电影电视这种艺术形式诞生后的,所有我们能找到的现存的节目,都要给他们来一份。还有一件事就是把他们的消息传递到塔罗斯四号,如果那里的塔罗斯人需要,我们将运送他们汇合。”

“咳咳咳”乌胡拉几乎把茶喝到了气管里,其他人也都露出了一脸“卧槽?!”的表情看着舰长。

史波克点了点头说道:“在舰长向塔罗斯人提出这个条件时,我也如同各位一般,但是塔罗斯人欢欣鼓舞的样子,让我再一次领会到舰长的睿智。”

医生坐在一边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乌胡拉玩弄着数据笔想了一会儿说道:“我想是因为太寂寞了吧?”

契科夫、苏鲁都望向她,很快苏鲁低头笑了起来:“我理解了,应该是吧,毕竟塔罗斯人不是正常进化成为精神体的。现在他们只留存了意识一直孤单在这个星球上,既不可能增加新成员,也不可能有人死去。我想能体验其他类人生物的人生,应该也挺有趣的。大概开设度假村也是这个理由吧。”

“嗯,毕竟不同的类人生物越多越有趣。”斯科特也点头回答。

“我同意,就像我们俄罗斯著名作家说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契科夫自豪的回答。

汇报结束后,医生站到会议室门口说道:“好了,外部问题解决了,我他妈要解决内部问题了,除了吉姆和尖耳朵,其他人我都签好休息24小时的文件了,现在都给我消失!”

 

 

“你已经扫描我5个回合了,老骨头你饶了我吧!”柯克哭丧着脸看着意犹未尽的麦考伊。

“饶你个屁,我还要扫描史波克5次,然后才能取平均值,我还要把你现在的数据和上次体检后的比较。还有你尖耳朵,是不是以后我碰到吉姆,你都会意图谋杀我?”

“谋杀这个词是不可取的,医生,我已经解释了很多次了,当时我和吉姆的链接完成时间不长还处于配偶确认期,所以对其他生物的碰触会有过激反应。现在已经不会有了,以后在我的庞发开始前都不会有类似情况发生。”

“妈的,配偶,我要吐出来了。还庞发呢,你知道吉姆是地球人吧?地球人很脆弱的你知道吧,要是吉姆被你操上个4天5天,他会死的你知道吗?吉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提前化学阉割他。”

“老骨头!”

“不要叫,我知道,你期待和他滚床单期待很久了。话说你不是M体质啊?”

“请问什么叫M体质?”

“史波克不要听他胡说!”

“嘿嘿嘿,想知道吗?尖耳朵,就不告诉你。”

 

今天的进取号也很欢乐呢,把耳朵贴在会议室门口偷听的乌胡拉、契科夫、苏鲁默默感叹道。

(啊,老骨头你忘记设机密代码啦!)

 

FIN


终于搞完了,妈妈你不用担心我的坑品了(仅这次)

评论(6)
热度(19)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