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 拥有 9 爆字数了 6900…… 等于平时的一章半啊 救命


1  2  3  4  5  6  7  8  9  10

这篇文发展到现在已经由不得我了,都是他们自己的锅……

我踏入黑色的洞穴,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觉的到在我面前有什么。我努力睁大眼睛望去,渐渐的一点点暗淡的金色光芒出现在我眼前。那光芒黯淡、忧郁。我的心为了这痛苦而颤抖。

我大步走上去,将那金色的光芒紧紧揽入怀中,我知道,这将是我一生最珍贵的宝物。它在我的怀里停止了颤抖,似乎发现了我就是它的归宿。它欢快的明亮起来,越来越亮,黑色的洞穴逐渐融化。整个世界都在歌唱。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6945.00,以麦考伊医生2.5小时前传输回星舰的数据为基础重新扫描地表后,我们得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结果。与上一次扫描相结合后我们得到了一幅网络状地图,与科学室讨论后我们认为。假设医生的数据是星球的脑波基础数据,而我们上次扫描获得的众多被特定信号覆盖的斑块就是神经元。那么这个复杂网络地图将能被视为脑部神经网络。我们的最终结论是,这个星球就是一颗大脑。代理舰长苏鲁完毕。

 

 

获得了舰桥最新消息的麦考伊几乎要歇斯底里的狂笑了,太棒了,吉姆是个脑残,这个超级大脑星球就是帮他补脑的。他对自己冷哼了一声后命令根据最新的扫描图向着最靠近他们的那个‘神经元’前进。

在整休的过程中他已经想起来当年发生的事情。那是大概在第一次五年计划最终前4个多月时发生的一件事情。

他们接近了一艘后来被证实来自德尔塔象限的流浪飞船,这艘飞船非常古老,它的操作系统与所有已知文明皆不相似。这艘飞船的发现当时引起了整个进取号的疯魔,当然除了医生。他是个谨慎的、固执的偏执狂——舰长亲自封号。但是多亏了医生,最终所有参与过登陆任务的舰桥、安全部、科学部成员都陷入昏迷后。神勇的医生指挥剩余舰桥人员毫不犹豫的把那艘飞船扔到了一个附近的恒星里。终于所有人都从长长的昏睡中清醒过来,从那时起,史波克就开始变的怪怪的。医生回忆起来,那时他倒不是冷淡疏离而是太过热切尤其是对着吉姆。好像他在期望什么似得,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变得冷淡疏离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五年计划完成。他连告别都没有就离开了,没人知道他的去向直到很久以后才有消息传来他去瓦肯圣地想要完成柯林亚训练。吉姆为此痛苦了很久,为了这一点麦考伊一直憎恨着史波克。对于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麦考伊从来没有往其他地方想过,他一直认为吉姆痛苦的原因是觉得史波克背叛了他的信任。背叛了五年间他们建立的友情和兄弟情义,还有多次生死间相互援手建立的那种可以为了对方付出一起的战友之爱。

他一边赶路一边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真傻,真迟钝。我怎么会‘没’注意到他们之间的热力呢?一边唾弃自己的迟钝,一边医生又一次回想起史波克因为威者事件回到进取号上的情景。吉姆闪着光的眼睛,突然回到他体内的幽默感和风趣、他遗失已久的魅力,就在史波克登上舰桥的那一瞬间,有什么点亮了吉姆的生命。就像吉姆自己说的,他需要他。

 

 

柯克靠坐在圣殿巨大立柱底部,默默计划如果遇到史波克他应该和他说些什么。他心里很清楚他能深入史波克的意识绝对是链接的原因。但是他不明白塔罗斯人把他们两个链到一起是什么居心。

柯克大大叹了口气,如果说第一次五年计划中他还对也许能和史波克发生些什么感到期待的话。那么大副的不告而别甚至数年毫无音讯的态度则明确告诉了柯克。

他知道自己是个自私的人,不仅体现在对于指挥权的控制欲上。也体现在对于曾经是自己的舰桥成员的人们身上。他用了很多方法让麦考伊回到船上,哪怕一开始他已经明确告诉自己滚远点。还有史波克,柯克知道,一旦这个人决定再次回到舰桥,再次回到进取号。自己是绝不可能第二次放弃他的。也正因为这样柯克没法面对史波克,自从定下第二次五年探索计划后,所有的人都忙的恨不得一天能有48小时。他俩一次也没能谈论一下过去3年的生活。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越是逃避时间越长越是没法开口。在任务开始后无聊的旅程中,柯克多次回避史波克的下棋邀约。他总能找到完美的借口,但是柯克能有多狡猾,史波克就能有多敏锐,他不再找柯克下棋。但是感谢上帝他并没有回避柯克,反而用更人性的方式包容舰长有时无法自控的坏脾气。

瓦肯的双恒星逐渐往正上方移动。灼热的光在圣地入口就失去了力量一般,柯克一点没有感到炎热难忍。只有适度的热力围绕着他的全身,这个热量让他回忆起第一次因为飞船惯性摔进史波克怀里的感觉。充满力量和热力的躯体。他紧紧扣住自己帮自己站稳的手掌通过手臂肌肤传递来的热量。以及后来每一次他试图保护他的舰长时的热忱。

柯克用力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振作起来,詹姆斯,你已经是一个快要45岁的男人了。他回忆起史波克背负双手对着塔罗斯人说的话‘请问,你在未得到我的舰长同意之前,枉顾他的意愿。强行将我们两个人链接了,是出于什么目的?’

哦。好吧,柯克觉得这句看似没有任何问题的问句中包含了一个隐藏的含义。如果他那么多年和史波克相处的经验没有喂了狗的话。他猛地从地上爬起来,不论结果如何,史波克,我想我们之间必须要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了。柯克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宽厚的手掌,有力的手指。他知道自己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他大步向着神殿深处走去,一边四下搜索史波克的身影。柯克不熟悉这里,在他逛了整个神殿第二圈后,他决定,既然我们已经链接了,你不自动出来见我,我又该死的找不到你,那不如我们用链接说话吧。

他见过史波克冥想无数次,他照着史波克的姿势,跪坐到了墙边。才一会,哇靠,膝盖真是痛啊。他呲着牙脱下了外套垫在膝盖下面这才勉强又跪了下去。

他安静的跪坐了一会儿,然后呢?他努力回想以前为了和妹子约会去上瑜伽课时老师说的冥想是咋回事。然后他感觉到在脑海深处有什么在微微颤动着,这个感觉真怪异,柯克一边苦笑着一边撇了撇嘴,我可是个正宗地球人啊。虽然热爱和各种外星妹子滚床单,但是脑X,这个好像还是太高级了一点。

他想象自己往颤动着的东西靠近,猛然间,有什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柯克被吓了一跳睁开眼睛,史波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召唤兽……)

 

 

“史波克!”柯克摇晃着站起来向他伸出了手,史波克避开了他的手掌拉着舰长的手臂扶住了他。

“我真的老了。”柯克用力揉了揉跪痛的膝盖自嘲道。

史波克看他站稳后又将双手背负到身后回答道:“不,舰长,我相信即使按照地球人的现今平均寿命你也只能称为盛年。”

柯克榛色的瞳眸中光芒一闪而过,他抿住了嘴唇停顿了一下问道:“那么你是史波克自己?还是其他什么我不能理解的瓦肯秘密?”

史波克微微侧过头似乎在斟酌用词:“我想将我称为‘Katra’我们的精魄,比较适合。”

柯克不解的问道:“那么我和你说话,嗯,外面那个,我会面对的那个史波克,他知道吗?”

史波克点点头:“他非常清楚,也许我的解释令你感到疑惑,舰长,你可以将我和‘外面的’史波克等同起来,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柯克语塞了一下,他已经有了决断,但是直白的开口也不符合地球人的习惯。他搪塞似的说道:“哦,不急,那个这里是你修炼柯林亚的地方吗?一模一样?”

史波克抬头望向四周:“可以这样认为,我能确认唯一的差别就在于,太阳根据我的需要变得微弱了。”

“啊,是的,我感觉的到,那很体贴。”话刚出口柯克就几乎想抽自己,太自以为是了吧。

“你觉得舒服就好,吉姆,地球人的身体不如瓦肯人那么欣赏炙热的日光。”史波克满意的点点头。以他对柯克的了解他清楚舰长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但是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他不想逼迫他。

“如果你有兴趣,我很乐意带你在这里观赏一下。”史波克语调平静的问道。

“额,可是把瓦肯的圣地当做观光点一样溜达,是不是不太好?”柯克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说道。

“没有关系,你已经不是一般的地球人了,吉姆。”史波克理所当然的回答他。

柯克愣了一下他知道,史波克应该指的就是他俩之间的链接,让他的身份有了变化。

跟着慢条斯理边走边介绍柯林亚究竟是什么,这个房间,那个房间的史波克,柯克的内心反而焦躁起来。终于在介绍到,举行最终大师确认仪式的广场,柯克一屁股坐到一块石头上开口了。

“我一直在想,你没能成为瓦肯大师是不是我拖累了你。”柯克神色复杂的望着史波克,见他要说话抬起手制止住后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史波克,从第一次五年计划时,我就有一个奢望,但是你没有接受我,不要否认,你知道的。现在又过去了3年多,我也快45岁了,也许还不算年老,我们之间的关系因为见鬼的塔罗斯人变得那么古怪,但是我想要一个了结。我过去的生活不是单纯而且禁欲的,这你知道,前几年我还结过一次婚,她之前因为传送机故障离世了。我不是一个好丈夫,史波克,听我说完。罗丽她热爱社交,喜欢结交各种权贵,她有野心,这很好。但是我即没能帮到她也没有和她好好谈谈我们之间的差异,就只是转身走了,自怨自艾活在悔恨中。我知道我没爱过她,但是我喜欢她也欣赏她,在我刚到总部的时候她抚慰了我的失落。也许将军们企图用她拴住我,但是这不是她的错。如果我真不愿意他们没法强迫我娶她。只是我把自己的失望强加到了我们的婚姻生活中。史波克,我大错特错。我辜负了一个女人将一生交付我时的期望,也辜负了我自己。”他回过头静静的看着史波克:“你觉得你很了解我,但是,我想你并不真的了解。你只看到了我表面的光鲜,真正的我的失败和无力,你并不知道。”

“我认为我足够了解你,吉姆。”史波克听了柯克的自白并没有显示出任何情绪只是平静的说道“我比你以为的了解你多的多。”他跪坐到柯克的面前托起他低垂的头说道“你有很多缺点,人们常说你自大、鲁莽、风流好色,而我还觉得你自私、胆怯、犹豫不定。这都是真的,但是,吉姆,你的缺点掩盖不了你的光芒,你会成为星际联盟的标志不是没有理由的。很多时候你的自大来自你的自信,你有自大的本钱,因为你是一艘星舰的指挥官,这样的人在整个联盟里有几个?区区12个而已。你的鲁莽来自你的谋略,当其他人没法理解你的策略时,那你所有的决定都会变成莽撞的刚愎自用,我知道你的指挥课程成绩,也跟随你那么多年,我了解你的智慧。你的风流好色很多时候是来自对你自身魅力的运用,这无可厚非,我相信你的每段关系都来自双方自愿,这就没有其他人可以置喙的余地。而我亲眼见到你为了蕾娜*痛不欲生,为了露丝*满心欢喜,与你交往过的女性没有一个憎恨你的,我知道你是有真情的。而你的自私,我仔细斟酌过这个词语的选定,吉姆,你的自私和我眼中的胆怯、犹豫,都是我自己对你更深层次的了解。经过这几年你害怕被再次夺走进取号,我相信为了捍卫指挥权你会变得比以前更有攻击性,这我能理解,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你的胆怯和犹豫源自你的善良、你背负的责任,指挥权是一把双刃剑,它既指向对手也会伤害自己。而你的优点我可以罗列出一张表格,无论是你的内心还是你的外表,我相信哪怕再过40年依旧极富魅力,”史波克拉起了柯克的手紧紧地握住它:“我只希望能站在你的身后,在你站在孤独的指挥席上时可以有所依靠。”

柯克闭上眼睛,强忍住泪水,他将额头靠上两人紧握的双手:“那你为什么那时要拒绝我?”

史波克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叹息:“因为我是一个混血儿,吉姆,我的精神世界当时并不稳定。哪怕是我的父亲在和我母亲链接时都花费了数年时间,地球人类的精神太脆弱了,稍微的疏忽都能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尤其面对想要共度一生的人,怎么样的谨慎都不为过。那时,我想你还记得,我们都因为那艘德尔塔飞船陷入昏迷,但是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我们昏迷时的事情。”

柯克点点头:“有些印象不是太清晰,但大体还是记得的。”

“那么你一定会记得那时德尔塔飞船的能源系统几乎把我们所有人的精神力全部吸干。而那时,可能是出于自保的需求,那时我们已经初步绑定了。”史波克说道。

“什么!”柯克几乎跳起来,但史波克按住了他。

“是的,我们初步绑定了,在我醒来后,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吉姆。与一个几乎完全不了解瓦肯的人类自发的绑定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我当时确实满怀希望,你知道我与T'Pring的链接已经失效了,一个成年瓦肯男性最基本的生理和心理需要就是一条牢固的链接。我期望能与你链接。但是,我失败了。”史波克低下头,他的肩膀像人类一样垮了下来:“我尝试了很多次,我打算在我确定我们能顺利链接时,和你讨论这件事。我是个懦弱的人,舰长,我不敢贸然向你提起这件事。而既然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会发生,也许只是德尔塔人事件的后遗症。我不希望我的妄想打扰你的正常生活,我知道你对我有所期望,但是如果我们不能正式链接,那么我们之间任何情感的寄托都是虚妄的。而事实上,我在塔罗斯人把我们链接后才发现,我大错特错了,如果我当时直接和你说明,如果得到你的首肯,那么我们何必浪费如此之多的岁月。”

“为什么这么说?”柯克惊诧的看着苦恼的史波克。

“我们是T'hy'la,吉姆。它是特别的……”史波克看着柯克微红的眼眶。

“告诉我,请你告诉我,它是什么?”柯克觉得自己的心跳激烈,他潜意识中在叫嚣,这是重要的宣告时刻。

“关于早古的瓦肯那些事情,你已经知道了。那时瓦肯人民中有一个阶层是武士阶层,他们在战争中诞生,在战争中结合,在战争中死亡。那时的人们认为只有在正真的勇士在性命相搏时结下的链接才是至高的链接,它代表了,兄弟、朋友、以及爱人,在瓦肯语中只有这个词汇能代表如此之多的含义。后来,在我们接受苏瑞克的理念后发现T’hy’la链接只能在同性间诞生,而且它极为罕见,因为链接双方无论身心皆是完美契合,他们精神领域的稳定和谐前所未见。所以即使是在现代瓦肯T’hy’la链接的出现依旧代表着至高的快乐和荣耀。”史波克的神情坚定而柔和:“但是,吉姆,这必须要得到你的同意,在你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我才能与你真正的结合,我不想让你感到彷徨或者逼迫。”

柯克微微翘起了嘴角,反握住史波克的手掌:“我的大副,谁说瓦肯人天生老实木讷不会甜言蜜语的?”

“我说的都是真实之语,吉姆,瓦肯人的确从不说谎。”史波克眼神灼灼。

“那么我们的链接我能看见吗?”柯克好奇的问道:“还是说,这只是一种玄妙的感觉?”

史波克露出一个近乎微笑的表情说道:“能看到的,吉姆,让我引导你。”说着他把柯克拉了起来走到他的背后,左手拦住他的腰,右手抓住他的手腕。他低沉的声音在柯克耳边响起的时候几乎激起了他一阵战栗。“请你闭上眼睛。然后听从我的声音。”

紧闭的眼睛前出现了前所未见的景象,柯克闭上眼睛反而看到了真实的瓦肯精神领域,无数排列紧密且整齐的线条连接着一个个散发不同色彩的矩形,绝大多数的矩形都是毫无特色的灰色,时不时明亮的灰色小斑块顺着那些线条快速传送。

柯克几乎被惊呆了,他的耳边想起了史波克的声音:“吉姆,你现在看到的是真正的瓦肯人的精神领域,刚才那个场景是为了让你理解而模拟的。”

很快柯克就大概知道了瓦肯人的精神领域中各种不同部件的功能,然后他被引导走向深处,那里有一团火焰,独立的站立在一片空旷之中,但是那团火焰伸出一些细微的无序光条纠缠在了那些排列缜密的灰色线条上。史波克告诉柯克那就是具象话的katra,瓦肯之魂。而纯血的瓦肯人的katra不会与统治逻辑的灰色线条重合,所以他们能更简单坚定的分开情绪和逻辑。但是史波克很难做到,因为他从本质上就与其他人不同。

柯克感觉到一阵保护欲从他的心中涌出。不,他激烈的回复到,你才是完美的,你的缺陷导致了你的完美。在柯克喊叫出这句话的一瞬间,跳动着的katra伸展起来,它的中心如同爆炸般放射出无比明亮的光芒,同时柯克感觉他的心脏激烈跳动着呼应般的猛然爆发出金色的光柱,在所有的光芒结束后,柯克看到了他的右手腕从血管里生长出了一条金色和银色混合的丝带,然后它消失了留在柯克手腕上一圈好似刺青的花纹,那花纹厚重且繁复。柯克惊奇的看着自己的手腕:“史波克,这就是?”他转过头去看向史波克,“是的,吉姆,这就是成型的瓦肯链接。”说着他也举起了右手腕,互为镜像的花纹也出现在那里。“普通的链接花纹更简单,我父母的则比普通的更薄弱,因为我母亲的血统。但是她很是引以为豪。他们的链接得到了家族和族长的认可。”

“啊,都在右手,所以你父母用右手接吻。”柯克近乎调笑的看了史波克一眼,他舔了舔嘴唇:“那么史波克先生,我想我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过。”

“?”史波克莫名的看着柯克,微微侧了侧头,“是什么?”

“嗯,太糟糕了,你既没有和我告白,也没追求我,我们也没有约会过,至于接吻或者其他,啥都没有啊!”柯克大笑起来“天哪,我们就这样结婚了?”

史波克微微笑了:“若说到告白,我只想说话,吉姆,作为一个半瓦肯人,我一生追求一处容身之所,当然并不是说我的家族排斥我,我一直在追求一处心安之处。寻找一个能托付我一生的人,一个能成为我思想锚点的人,一条能稳定我不安定精神世界的链接。而你,吉姆,就是我这一生所期望能得到的所有一切的总和。”他看着微微发红的柯克脸继续说道“至于其他的,我想我们现在能补救的就是接吻了吧。”说着他收紧了放在柯克腰间的手臂,右手伸出两根手指,柯克学着他摆出了同样的姿势笑道:“这倒是隐秘,绝不告诉任何人,然后我们就能一直在舰桥上接吻了。不过……”说着他松开了史波克的右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前襟,用力吻上了史波克的唇。

“我还是更喜欢这种的。”他含含糊糊的边吻边说道。

 

TBC

 

蕾娜(S319)

露丝(S115)

 

有啥看不懂的就问我,我这个人逻辑比较混乱@@

评论(8)
热度(10)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