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 拥有 8 依旧废话连天


1  2  3  4  5  6  7  8  9  10


八 

 

往山上走的阶梯陡峭难行,但是每当我摇摇欲坠时,总会有风将我推回安全的位置。这个世界在保护我,我满心喜悦,我知道,它从来没有正真的拒绝过我。但是我也有些忧虑,我能不能配得上它。

我不太确定。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6944.19,第二登陆小队在麦考伊医生的带领下已经顺利登陆。接下来的2小时内小队将快速行军并沿路安装信号扩大器。传送室和医疗室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应急预案随时准备接收船员。此次登陆行动前麦考伊医生以第三顺位指挥官的身份下达命令,如果发生任何我能判断的异常情况发生。飞船将快速离开星球轨道,并寻求指挥部援手。代理舰长苏鲁完毕。

 

 

麦考伊满头大汗的走在队伍最前方若不是因为他的军衔,红衫们简直要暴打他了,现在他们只能哭丧着脸跟着他玩命往前走。唯一能休息的时间就是架设增幅器的时间,安全员们没法抱怨因为工程部的两个红衫比他们更辛苦。

麦考伊能对付这种情形,他带了整整一背包的针剂,包括自己在内要是有哪个体力不支了,对不起,针剂伺候。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感情用事,应该更像个指挥官,安排整休、指挥工程。但是他很难做到这一点。吉姆和史波克已经失去联系那么久,麦考伊一边拼命赶路一边死命的诅咒星盟、诅咒巴奈特、诅咒两个蠢货,最重要的是诅咒这个宇宙。

吉姆是个忙着送死的自虐狂,他默默的想,他的问题早在第一次五年计划时就显露无疑。当然麦考伊和他在五年计划前就认识很久了,他们是星盟学院的同学。那时他的自毁倾向好像还没那么重,他回顾往日的点滴。毋容置疑,第一次五年计划时他也只能说是盲目乐观、莽撞加上确实有那么两手和运气好。麦考伊哼了一声,对自己的这个评价十分鄙视。反正第一次五年计划结束前他好像就怪怪的,医生是柯克的最佳损友,这一点不仅是他自认也是公认的。但是……,他暗暗想着。他那时为啥就是不听我的话留在前线呢?柯克是个正义感过剩、自信心爆棚、又充满魅力的男人。他坐不到冷血高层的位置。哼,医生又哼唧了一声。真是个傻逼。突然一个念头闯进他的脑海,嗯,说到怪怪的,那时候还有一个怪怪的就是尖耳朵了。

麦考伊一边分神回想当时的情况,一边大手一挥喊道:“原地整休20分钟。”

顿时所有的红衫都大声呻吟起来,感谢上帝他们还记得搜索周围环境,很快就有人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麦考伊把针剂包丢给瑞尔文:“你们自己搞定。”

他默默坐到一块石头边上再次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史波克当时和柯克以及自己(真不愿意承认)已经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了。在任务结束前2个多月时他就变得疏离冷淡。当时为了这个情况吉姆没有少和自己抱怨,但是这个情形是怎么发生的?以前他也想过,当时觉得大概是瓦肯那个啥庞发又要迫在眉睫,生理期呗,似乎当时自己就是这么告诉吉姆的,毕竟在自己的眼中,瓦肯人一直是个神经兮兮的种族,天天围着逻辑嘀嘀咕咕,早晚憋出病来。

但是如果联系到柯克的古怪,似乎另有隐情啊,麦考伊拼命的回想当时发生了什么。

 

 

塔罗斯人的全息像非常安静的听完柯克的建议:“我们同意你的观点,舰长,这也是我们一致同意将史波克先生邀请来的原因。”说着,它挥舞了一下一只腕足,“我们对我们的粗鲁抱歉,史波克先生,藤蔓植物的韧性太强,有时我们控制它们会有点小失控。那么我们可以请你我们融合。”说着他挥动腕足指向突然滑开的一扇门。

史波克和柯克小心翼翼的走进门内,那是个相对完整的房间,地面上高高低低长满了水晶簇。塔罗斯人的映像更清晰的出现在水晶里:“就是这里了,史波克先生,我们想你们来到这里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这些。我们认为等你和我们融合过以后,你就能清晰的将我们这座星球,和我们这些塔罗斯遗族的整体情况搞清楚。”

“哈?”柯克抬头仔细打量着反射着五彩光芒的水晶,整个房间里充满了它们,甚至墙壁屋顶上都长满了,水晶中绝大多数是无色透明的,还有极少部分反射着粉色或者蓝色的光彩,“请问这是……?请谅解我必须对我的船员负责,我可不希望我的大副因为和什么奇怪的东西融合而导致精神崩溃。”

史波克背负双手说道:“虽然瓦肯人不会因为融合轻易崩溃,或许你还记得坚钮斯6号矿坑的硅基生物。但是我感激你的体贴,舰长,我会对不明物体加强戒心。”

史波克看着柯克因为忧虑加深的眉间皱纹,突然他为了这些时光刻在柯克脸上的痕迹心悸了一下,人类真的太脆弱了。他安慰似的轻轻点了点头,走到一组高度正合适的水晶前,将手指放到了柱体上。

时间已经漫不经心的一秒一秒走过,柯克感觉自己的心跳不断加速。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史波克唯恐他有什么异样被自己错过。

塔罗斯人默不作声的站在一边,他们似乎仔细观察着两人的一举一动。柯克知道塔罗斯人能轻易知道他的思想,但是现在他顾不上这些。

突然,塔罗斯人说道:“我们知道史波克先生曾经在和‘威者’的融合中受过伤害,不过请你不用害怕这个。我们的知识远远不如‘威者’。”说着他安抚似的抬起了一条腕足,指向了房顶上的一簇巨大的水晶体。

“我们已经脱离这个世界很久了,为了进化到能脱离形体,很多种族大约用了几百万年,但是我们很幸运,我们种族的天赋,和这些水晶。它们的磁场和我们相容。”塔罗斯人近乎露出了一个微笑似的说道。“在我们经过如此漫长的时光之后,我们认为人类所说的虚无主义是一个很好的词汇。”他又看了一眼依旧一手搭在晶柱上的史波克。

柯克没有心思和塔罗斯人讨论,虚无主义或者宗教哲学。他现在唯一担忧的是他的大副,史波克先生还没有显示出异状。但是不知道为何柯克觉得自己的心脏碰碰跳的厉害,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渐渐地他几乎感到喘不过气来,他用手压住胸口大口的喘息。“不对!”他几乎眼冒金星的看向塔罗斯人,“快放开他,放开史波克。”说完他就倒在地上晕了过去。不远处的史波克先生也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柯克挣扎着睁开眼睛,一天晕两次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令他感到惊异的是,他已经离开了那个堆满水晶的巨大空间。眼前的地方他从没来过,是一座山洞,有小小的窗口,他把住凸出的墙壁站起来望出去。眼前是一片沙漠,他好像在一座高高的山崖上。柯克暗自寻思着,自己是怎么从一个蓝蓝紫紫的变态星球跑到这里来的。而且还这么热……哦,不会吧!?

柯克跌跌撞撞的走到山洞口抬起手臂遮着眼睛,往天边撇了一眼,几乎烧伤他视网膜的亮光确实有两团,而且天空确实是几乎要把他烤干的橙色。很好,这很好,柯克想,我跑到瓦肯来了,看来塔罗斯人的幻觉水平进步了。总要找到出口吧,他们到底把我扔到这里来是想干啥?

瓦肯的白天不适合地球人在她的表面愉快散步,柯克只能回到山洞里,幸好这个幻觉还挺上路的,门口的一边放着好几个瓮里面有很多清水。

柯克美滋滋的喝饱了水,自觉心态还真不错,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了还这么愉快可见那么多年舰长不是白干的。

天光逐渐暗淡了下来,柯克打湿乎了外套披在肩上走出了洞穴,他这时才有余力看清楚这似乎是一片有很多洞穴的崖壁,是否有其他生物在洞穴里,哦,对了,史波克会不会在这里?他想着,开始四下打量起周围,的确有些洞穴里有亮光传出。他小心的逛了几个,虽然亮着灯但是都没有人在。最后他走到一个不是很明亮的洞口。

那个洞穴的门口有些布帘少许遮挡,柯克在门口踌躇了一下用简单的瓦肯语问候道:“晚上好,请问有人在吗?”

打开帘子走出来的人吓了柯克一大跳:“T'Pau长老!”柯克连忙后退了一步,尽力试图摆出他老也摆不好的瓦肯致敬礼。

T'Pau点点头回了一个手势说道:“我等你很久了,舰长。”

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柯克才离开了T'Pau的洞穴,这短短的一个晚上带给了柯克很多思绪。

他安静的在洞口向T'Pau告别后向着老妇人指示的方向走去。

 

 

‘这里是史波克的精神世界,我是他的精神引导者。’当T'Pau这样说时柯克也没有特别惊讶,似乎冥冥中他早已经有些知道。‘你很幸运,舰长,史波克的精神世界在与威者联系过后已经有了很多变化。这些变化对于你们的链接只有好处,一个纯逻辑的精神之地很难联系一个人类配偶即使你们是T'hy'la。’

柯克刚想开口询问这个词的意思,T'Pau就回答他‘不,舰长,这个词的意思我认为只有让史波克自己告诉你才符合逻辑。而你在这里所要做的事情是,考虑清楚,用你的理性,决定是否接受史波克成为你的配偶。’

柯克混乱的看向T'Pau,‘我不明白,你不是他想象出来的吗?为什么你好像一个家长一样和我说这些?’T'Pau解释道‘我们瓦肯人的精神世界,用地球人能理解的比喻一般来说是一个有着高级索引功能的图书馆,我们利用这些富有逻辑的索引传递知识,学习认识世界,当然每个人的资质不同,有些人的图书馆小些他们的索引慢一些,有些人大一些快一些。’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组织一个更能说明问题的措辞‘而史波克,他是一个混血儿,这导致了他的精神世界的与众不同’柯克略带紧张的望着T'Pau,‘他有一个我所见过的最大的图书馆,但是他的索引功能却有些缺憾,不用辩解,舰长,我知道史波克在科学领域的卓越贡献。’T'Pau微微带着遗憾说道‘他的可惜在于他对于瓦肯认可的过分追求,这在很大程度上,尤其在他的青少年时代给他的精神带来了,非常大的伤害,他的母亲,Amanda女士请求我作为他的精神的守护者。’

柯克点点头‘是的,我知道他在很长久的一段时间和他的父亲相处的并不融洽,这对他的伤害很大,即使他否认这一点。’

T'Pau告诉柯克,史波克的思维方式倾向于瓦肯人的方式,但他很大部分的情感维系则更倾向于人类,这造成了他幼年和少年时代的很多痛苦。

T'Pau指向远处一座有着巍峨建筑的山告诉柯克,那里是数千年来瓦肯人抛弃情感训练的场所,史波克曾经在那里进行柯林亚训练意图使自己成为一名智者,完全摒弃了情感的瓦肯人。也许你应该去那里看看。

柯克打算趁着瓦肯的两个太阳升起来气温升高到变态地步前走到圣山之前。这似乎不用他费尽,瓦肯大副的思维好像知道他的希望一样只是短短一瞬他就来到了山脚下。柯克数次造访瓦肯时从来没有到过圣地,一个地球人并不被允许到这里来,他带着好奇和观光的心情打量着史波克思想中的圣地,一定是一模一样哒,他想,要是有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同都是不合逻辑哒。突然他反应过来这个‘哒’是几个意思,为啥到了这里后他一直有一种磕了药的兴奋感。柯克默默的想难道,瓦肯人的思维会让地球人‘嗨’起来,不然那个T'hy'la是啥意思?话说要是自己‘嗨’过头死在史波克的脑子会发生啥?柯克几乎要被自己的狂笑给呛死了。

 

 

麦考伊医生带领着队伍终于来到了,前一天登陆小队休息过的营地,高亮的探照灯还架设在营地一角,取暖用的篝火没有被使用过。在继续架设设备的期间,安全官们四散寻找移动踪迹。

医生钻进休息区,用三录仪四下扫描,他没能发现其他特别的数值,只有附着在舱壁附近的水晶残骸发射了一些超量的脑波数值。

麦考伊打开通讯器呼叫舰桥:“苏鲁先生,我传递一组数据给你,我觉得这组数据非常特别,请你叫契科夫先生用这组信号作为数据基础重新扫描地表。在得出结论前,我们会在这里整修。麦考伊完毕”

“好的,医生,请不要离开增幅器太远,以便我们随时能给予支援!苏鲁完毕”

医生走到洞口向所有人宣布:“大家都辛苦了,现在我们要等舰桥给我们进一步数据导航,我预计需要至少3小时,请做好守卫排班,原地休息3小时。格瑞斯先生你安排一下人员排班,我和你轮第一班。”

在紧张的1小时轮班后,麦考伊回到了休息区。他将三录仪枕在脑后又开始使劲回想当年柯克和史波克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TBC

快完了……终于

其实吧,大副的意识并不会让舰长‘嗨’,只是舰长高度紧张了蛮久,到了自己配偶的脑子里放松下来就歇斯底里放松下来了

评论(3)
热度(10)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