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 拥有 7 废话连篇TAT

1  2  3  4  5  6  7  8  9  10

桥的彼端就在我眼前,引人入胜的是,那是一个好像黑洞的地方。似乎它把自己从这个世界脱离了开来。再温暖的阳光都没法照亮那个漆黑洞穴,我默默想到,这不该是这样的,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应该是光明和熙的。

我要进去,所有的珍宝都在这个黑洞里。我要把它带出来。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6944.17,营救小队已经失去联系长达24小时,经过精确扫描后,舰桥成员再次讨论决定派遣登陆小组,我们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人员传速完毕,并在此期间保持5级戒备以期能在万一发生地对空袭击时及时作出反应。此次登陆小组将由麦考伊医生带队,随行人员包括工程部的格瑞斯先生、亨利先生,他们将在地表架设一个简易信号扩大器以增加传送信号用以避免再次发生人员失去联络信号。安全员吉格斯、卡鲁尔、瑞尔文。我将亲自回到轮机部更改传送机设置。指挥权就此暂交苏鲁先生。代理舰长斯科特完毕。

 

 

麦考伊一脸愤怒又忧心忡忡的在轮机室门口徘徊:“该死的,斯考特先生,我们还有多久时间才能下去?”

斯考特无奈的耸耸肩:“抱歉啊,医生,我们已经尽全力了,为了增加传送机的功率我们不得不重新排列导线,这可是精细活。”

麦考伊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距离门口最近的椅子上:“傻逼吉姆,最好他能毫发无伤的滚回来,不然我有的是例行体检通知招待他……,还有其他人,”麦考伊烦躁的拍着扶手,“一个个都是傻逼,我早就说了,军部都把这个任务例为非军事,这帮人一个比一个兴奋是闹哪样?还‘我会帮你踩刹车的’的咧,狗屁,自己都失联了。从第一次五年计划开始我就知道,我们这艘船上都是疯子!”

斯考特一边指挥部下们重新排列能量传输线,一边在杰氏管里往上爬去,医生烦死了,他默默想着,冲在管口的部下比划了一下,对方会意的离开了轮机部。不一会儿医疗湾就传来了呼叫麦考伊医生的信号。

舰桥上苏鲁临时接替了斯考特的指挥权,他一边指挥作战部练习快速反应一边对舰桥成员说道:“你们觉得那个代码1,到底是什么意思?”

乌胡拉皱着眉回答道:“确实很值得推敲,代码1是战争代号,我通知了巴奈特将军,他也觉得很无解,但是还是在这一象限区域下达了5级戒备代号。不过舰长究竟发现了什么会发这个代码?”

“是啊,”契科夫口音浓重的回答,他已经轮了3次班口音神马的就见鬼吧,“舰长一直都能很淡定的化解危机哒,如果他发送了代码1一定是发现大危机了。”

苏鲁回头向作战部门做了个再来一次的手势后回答道:“嗯,何况还有史波克先生在,他们两个可以征服宇宙了吧?从各个方面来说。”说完,他毫无紧迫感的嘿嘿偷笑了两声。

“苏鲁!”乌胡拉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我同意预备会议时医生的观点,舰长就是有把任务做大的天赋!所以我可是很担心会弄成星际大战呀!”

“要是这样就惨了,进取号虽然有战斗力可毕竟是科考船呀,作战部那些武器配置搞完了吗?”契科夫一脸担心的按下了通讯器。

苏鲁倒是很轻松的架起了腿:“不用担心,契科夫,最重要的还是护盾,要是护盾扛不住,就算我们是作战舰也没用啊。”

契科夫打了个冷战:“我还是相信舰长先森和大副先森会搞定危机哒。我还是再去扫描一下星球好咧。”

苏鲁对着舱顶翻了个白眼:就算扫描100次,也帮不上啥忙呀……

 

 

柯克看着踉跄着站起来的史波克大吃一惊:“史波克先生!?你受伤了吗?”

“是的,是我舰长,我没有受伤。你受伤了吗?”史波克的脸颊微微泛绿,平直的刘海都有点乱了。

“我还好,不过你的脸色有点发绿,不舒服吗?”柯克关心的问他的大副。

“……不得不承认,被这样一根藤蔓系植物搬运,实在不是一件令人舒爽的事情。”史波克微微吞了一口唾沫回答道。

“……你晕藤蔓了?”柯克死命憋住想要爆笑。这实在不是一个嘲笑自己大副的好时机。

史波克依旧露出了柯克最喜欢的一幅被侮辱到的表情回答道:“我相信,除了瓦肯人,任何一种类人生物在被一株藤蔓捕捉后,并在多株类似植物之间抛接,且时速搞达每秒2.5公里,都会直接死亡的。”

“真惨……”柯克真心实意的露出同情的表情。“那么,你还能支持的住吗?”

史波克稍微喘息了几口后,整姿站立在柯克面前,并如在舰桥一般将双手背在身后回答道:“是的,舰长,我已经调整完毕了。不过舰长,我相信我们现在有了一个紧急情况。”

“什么情况,比我们所有人都被绑架了更紧急吗?”柯克指了指不远处饶有兴致的观察二人互动的全息像。

史波克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全息像问道:“请问,你在未得到我的舰长同意之前,枉顾他的意愿。强行将我们两个人链接了,是出于什么目的?”

“蛤?链接?”柯克一脸震惊(懵逼)的看着大副和全息像。不由自主的抬手摸了摸额头,“我不知道,几时发生的?”

“在21.3分钟之前,舰长,当时我正在这座废墟的某处冥想,以期用更好的体力寻找你们,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思想被强行拉入了……你的。”史波克停顿了一下说道,他小心翼翼的看着柯克的表情。

“我的?你是说你进入了我的思想?”柯克觉得自己除了摆出震惊脸已经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表情存在了。“额,我想我们以前不是也融合过吗?……额,这个和那个?”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问出口了。

史波克非常严肃的回答道:“舰长,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我们之前的融合都是非常浅表的,有针对性的融合,当时我只是根据需要,读取你愿意向我敞开的某些回忆。那是……用人类的语言表述,那是苍白而机械的,仅仅可以认作是单纯的数据的导出。但现在……”史波克指了指全息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塔罗斯人,大副先生。”全息像愉悦的补充道。

“在塔罗斯人的操作下,我们进行了婚姻链接。这是全面而宽泛的链接,不仅是你的回忆,舰长,你的情感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向我敞开了。”史波克极力摆出面无表情的姿态。

柯克愣住了。他几乎被突然袭来的痛苦击倒,史波克知道了他的所有一切,他已经知道了,光鲜的柯克表面下的阴暗、失败,他的恐惧、渺小、还有其他他自己都不敢直视的东西。

“……婚姻?链接?”柯克干涩的吐出这两个词,他没有勇气去看史波克的表情。他强迫自己平静的问道:“那么你能感觉到我所有的回忆和思维吗?”

史波克深深的看着他回问道:“是的,舰长,不过我暂时竖立屏障,我必须获得你的认可。但是,吉姆,”史波克突然更换了称呼,“你需要知道的是,这道屏障在我们的链接之间不会起到很久的作用,甚至即使在它牢固竖立的当下我也能隐约感觉到你的存在。”

柯克又一次抬起手来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其实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你真的在那里吗?”

“我在的,吉姆。”史波克的神情如此波澜不兴,让柯克无法判断这道链接对他究竟意味着什么。

柯克停顿了一会儿,他犹豫不决,即使没有在瓦肯生活过,和一个瓦肯人共事了那么久,柯克也多少了解到对于一个瓦肯人来说链接意味着什么。

“……我想说,我很感激你的体贴,嗯,史波克先生,我是说你没有读取我的记忆。我也能理解链接对你的意义,我想我们得先和塔罗斯人探讨一下外交问题,至于链接,不过我想既然他们能把我们链接起来,应该也能把我们拆开。”柯克苍白着脸色调笑道:“我的脑子可不是适合逻辑而且纯洁的瓦肯人待的地方。”

史波克似乎想要反驳什么但是他忍住了,他用更加平板的表情看了柯克一眼后回答道:“你的建议符合逻辑的,舰长,不过对于你的最后一句话我并不表示赞同。”

柯克向塔罗斯人的全息像望了一眼,他并不想在敌我不明的外星人面前和自己的大副争论。他忍耐住想要咆哮的冲动微笑着摇摇头:“这些问题我们回头再谈吧,史波克先生,我想塔罗斯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塔罗斯人举起一条腕足似乎遮住了一个笑容似的说道:“哦,不用担心,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觉得如果你和你的大副需要更多时间讨论问题,我们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柯克撇了一下嘴回答道:“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我相信我和我的大副现在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是来自你们,另外,我们已经和进取号失去联系超过24小时了……”

史波克在一边补充道:“25.35小时。”

“对,25.35小时,我相信,新的登陆部队应该已经离我们不远了,诸位。我并不希望产生任何不愉快的结果,所以如果你们能把被绑架的船员全数还给我们,我相信我们之间是能摒除误解达成共识的。”柯克严厉的说道。

塔罗斯人似乎又忍住了一个微笑:“嗯,情况是,暂时不会有登陆部队的,舰长先生,事实上早在大约7或者8个小时前,请原谅我们对于时间估计不精确。我们已经发送了代码1到进取号上,我们相信你的船员们正在为了解释这个代码绞尽脑汁。”

柯克愣了一下,紧紧皱起了眉头:“你们就是这样展示对我们的善意?”

史波克吃了一惊似的瞪向塔罗斯人:“这真令人震惊,我不得不承认,原本从我对塔罗斯四星的认识,我认为塔罗斯人虽然擅长利用幻觉,并且擅长囚禁其他生物,但是依旧是高度智慧、高度文明的种族。但是我完全没有在贵星球对待我们——这些抱着善意的旅行者的方式上,感受到同样的高度文明。”

“不,不,请不要误会,大副先生,正如之前我们和你的舰长沟通时所说的一样,我们也许对其他生物的思维、记忆拥有无限的好奇心,但是绝不会利用这些回忆做一些有违这些记忆本体意愿的事情。我们之所以利用代码1,也是希望你们能在不受打扰的情况下和我们在一起待一段时间。”

“为了什么?你们之前所说的关于遥远故乡的族人都是我的幻想吗?还是其实对其他生物思维的好奇才是你们的真正目的?!”柯克的语气远超过他平日最擅长的外交方式。史波克感觉到了柯克的严厉不由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全息像将四只腕足纠结在一起如同一个被抓住了恶作剧的害羞孩子:“虽然……承认这一点让我们感到羞耻,但是,是这样的,远方的族人的确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你们现在在我们面前,我们觉得如果能深入了解地球人和瓦肯人互动将会是非常有意义的。”

柯克和史波克都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塔罗斯人居然就这样直接承认了:“这实在是……”柯克语塞了一下,“我感激你们的坦率,但是实话说,你们的行为不仅幼稚而且擅自发送代码1,不仅有可能会给你们的星球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也严重影响到这个象限区域所有船只的航行。而且这样……请原谅我的用词,这样无聊的理由,简直无法致信!”

塔罗斯人抬起了两只腕足比划了一个人类摊手的动作:“说实话,你不相信我们,这我们能理解,所以我们提议可以请史波克先生和我们做一个意识融合。相信这样能快速的解除我们之间的误会。”

柯克回头望向史波克:“我怎么那么难相信他们,天哪,那么蠢的理由,你觉得这是个陷阱吗?”

史波克仔细打量着全息像回答道:“很难判断,舰长,宇宙如此之大,也许就有这么一种生物,我们姑且这样称呼,将经历他人的人生作为必须,又或者作为娱乐。我难以决断。”

听到这个定义,柯克忽然愣住了:“我怎么觉得你形容的就是个电影迷?”

“电影迷?舰长我知道电影是什么,但是……”史波克摆出请求指导的表情。

“额,怎么说呢,电影迷也有很多种啦,有些比较积极的是对导演拍摄手法啦、摄影啦、或者某个或者某些演员的表演能力着迷。也有糟糕些的是完全没法面对现实生活完全在电影里寻找活着的意义。”柯克觉得简直没法和逻辑生物解释这么人类的行为。

果然史波克挑起了眉毛露出一脸,人类真是傻逼……好吧,他不会那么粗鲁。

“我觉得自己很难理解你的解释,舰长,所以我建议由你继续按照你方法进行会谈,我会尽量帮助你。”说完史波克向柯克点了点头。


TBC

评论(9)
热度(9)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