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 拥有 6 存货一章 话唠……

1  2  3  4  5  6  7  8  9  10

啊,真糟糕,原来这个贫瘠干涸的世界下了大雨,居然会变得这么泥泞。我一脚深一脚浅的继续往前走去。令人惊讶的不远处我似乎发现一排石阶,它往一组山上盘旋。

我猜这就是我的目标了,往上走。上面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了吧。我想要的到它。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6944.10,营救小队已经失去联系长达17小时,我们依旧没有得到任何新信息。舰桥成员们已经为了3小时前收到的代码1进行了一次紧急会议,契科夫先生的地面扫描依旧未能得到明确的结果,我们发现多处被异常强大的信号屏蔽的地块。现在我们应该漠视代码1继续派遣救援小组登陆还是继续等待地面传回信号,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代理舰长斯科特完毕。

 

 

詹姆斯.T.柯克自认为算不上一名成功人士,尽管在星舰部队中他是最年轻的舰长(至今保持),最年轻的将官(至今保持),同时他还在第一次五年计划中抽出休假时间为舰队拍摄了好几次征兵海报。这个其实现在看看,他自己觉得颇有点羞耻play的意思。他迷迷糊糊的想着,现在我没了飞船,没了船员,没了配偶,哦,好吧,是配偶不是老婆。太惨了,他想要是那些被光鲜海报招募来的士兵们发现他们的偶像,呕,真恶心,是这幅德行是不是会后悔呐。柯克闭着眼睛,床铺柔软,他没心情关注自己躺在哪个星球的宾馆里,自从失去进取号后,他作为舰队吉祥物到处参加没有实质进展的会谈、谈判,四处被人参观、微笑、挥手,他都快成了个挥手娃娃,连克林贡人的刻意取笑都没能让他振作起来。去他的政治,他抬起胳膊遮住眼睛,妈的,我应该听老骨头的,我不该退出一线指挥,就算没了史波克,没了其他成员们,我还是应该留在宇宙里,而不是像一只被顽皮孩子拔掉翅膀的虫子在地上挣扎等死。他几乎要哭了,眼睛酸涩,几乎就要哭了,绝不能流泪,詹姆斯.T.柯克从来只流血不流泪,从来只命令不祈求。这张床真柔软,他想,依旧没有睁开眼睛,我大概还在做梦吧,真丢脸,早点睡吧,明天……,管他的明天……

 

柯克被突然的巨大震动吓醒,他本能的企图从床上跳起来并摸向固定放相位枪的地方。没有!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激荡的肾上腺素让他眼前一片清明。他的记忆也回到了脑海中,他们正在一个该死的紫色行星上企图救援一名失踪的船员,他应该在临时搭建的营地里过夜。可眼前的是什么,他几时在梦中换了地方。而且当然,他爬不起来。

光线不强,微弱的光线从上边照射下来,柯克抬头望亮光望去,墙上有一个不小的裂口,但是离地面很远,那周围因为过于明亮的阳光反而陷入一片漆黑中什么都看不清,柯克只好顺着光芒照射的范围看向自己。嗯,他的右手、腰部和两条腿都被巨大的藤蔓缠住了,他的左手往下摸索着试图把自己撑起来。手掌触摸到了什么温暖柔软的东西。

他往下看了一眼,顿时僵住不敢动弹了,哦,操蛋,他正躺在一个超级大的蘑菇一样的东西上,这倒是没啥。问题是,那个蘑菇一样的玩意儿它有很多‘眼睛’,而柯克正躺在它的一大堆‘眼睛’上面。看到他醒了那些‘眼睛’纷纷眨巴了起来,柯克几乎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小心翼翼的抬起手臂尽量不要把手指戳进去。这时他发觉不远处有什么在发亮,他仔细看过去,似乎像个终端一样的玩意儿倒在墙角,从他的角度看不清亮光从哪里发出,即使有个屏幕他也不能看到。

柯克伸长左手往右边裤腿摸去,他常年在靴子里藏着一把匕首,虽说冷兵器不太管用,但总聊胜于无。

感谢先进的冶炼技术超硬度钻石匕首几乎能破开一切阻碍,哪怕是柔韧的外星藤蔓,柯克小心的跳下‘蘑菇’他回头看向背后,果然,除了史波克先生所有人都在,包括首先失踪的安德瑞先生,他们都被藤蔓高高低低的吊在半空中,柯克呼叫他们的名字,但是没人回答。

“柯克舰长。”突然一个声音在柯克的背后响起,他吓了一跳急忙回头,就看见倒卧的终端光线中出现了一个身影。柯克不想表现的容易受到惊吓,不过眼前这个全息生物,就好像早起地球克鲁苏神话中的多腕足怪物,但是图像很模糊,只能辨清很像地球水母的外形。

“请问你是?”柯克打算充分运用他得高分的外交学科手段与这个不怎么类似人类的生物打交道。

那个生物举起一只腕足,摇晃了一下,似乎在和柯克打招呼:“我们是来自塔罗斯星系的塔罗斯人。”

“塔罗斯!塔罗斯四星吗?我的船员,你杀了他们吗?”柯克猛然想起五年计划开始没多久时发生一件事情,关于差一点失去史波克和他对于进取号前舰长派克的忠诚。“可是我记得,你们这个种族是文明的不会随意杀戮,而且你们外貌与我记得的并不相同?”

塔罗斯人发出一个近乎笑声的声音回答道:“哦,当然他们都活着你可以放心,你也知道我们具有一种能使人产生幻觉的能力,当然我们想说,这是我们能力的一种。我们知道人类的观念总是很……怎么说,很肤浅的,如果我们觉得能利用一种更有亲和力的外貌与你们见面应该能得到更好的结果。当然根据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还是失败了。”

柯克稍微楞了一下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你偷看了我的记忆?!”他的脸色变得刷白:“你们果然一样!你们丝毫不尊重其他种族的习惯和传统吗?!”他几乎是惊怒的质问道。“难道你们也想将我们囚禁起来造个动物园吗?”

“不!不是的,舰长,我们知道你误会了,我们将向你解释我们现在的一些‘不可控制’的情况。”塔罗斯人似乎调动了一些能量到舱室,周围几个不太显眼的终端也纷纷亮了起来,几束光线汇聚到中间在舱室的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全息影像,一个星系。

柯克认识那个星系,那是塔罗斯恒星系统,有11颗行星,其中的第四号行星是M级,塔罗斯人的母星。

“我们来自按你们的说法塔罗斯行星,我们在那颗星球上已经存货了数万年之久,在面对进化过程中的种种问题我们的人民派出很多探索飞船四处旅行想要找到新的生成之道。在距今21234.25地球年前我们的飞船在这里坠落了。不幸的……”全息图生成了数张破损的舱室的图片,柯克看到了大量破损的培养罐。“我们的人民几乎死亡了92.57%。在生存系统中他们无力保护自己,但是在死亡前集聚的能力使得存活下的人们的能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很快我们融入这个星球,逐渐进化的和这个星球融为一体,我们成为了纯精神力的存在,这个星球上所有的动物、植物乃至微生物都拥有自己的意志,但也同时能成为我们意志的端口。现在你看到的只是过去的影像。所以我们并不是故意读取你们的大脑,这已经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说这就像你们会呼吸一样。”

柯克皱起眉头问道:“既然你们已经成为了好像这个星球上的神一样的存在,那为什么又要囚禁我的船员,另外37年前的联邦雷鸟号又在你们这里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他们是去了全部关于你们的记忆?”

塔罗斯人发出了一阵笑声:“是的,神一样的存在,舰长,我们先向你们道歉,关于37年前的那艘飞船的事情,你可以看到结果,我们并没有伤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是的,事实上那是一次失败的行动。”

“行动?”柯克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你们意图和联邦联络吗?”

“是的,你能看到,我们虽然和星球同化了几乎可以操纵所有的生物、动物,但是何奈这颗星球上没有智慧生物。我们希望能通过雷鸟号的成员与联盟取得联系帮助我们建造一首飞船,或者借用一艘飞船。”

“你们想要回到母星吗?”柯克觉得这是最符合逻辑的答案。

“是的,我们知道,母星残存人民依旧在为种族续存挣扎,我们觉得和他们重逢在这颗星球上并帮助他们和我们融合到一起将是最正确的决定。”

柯克皱起眉头:“所有的塔罗斯人的意识融合在一起吗?那么你们的所有个体不是等于都放弃自己的生存权?”

“不是这样的,我们懂你的意思,舰长,人类因为没有意识融合的能力所以觉得个体才是生命存在的意义,但是我们不同。我们共享思维、记忆、情感。对于塔罗斯人来说,一个单独的封闭型的生命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共存和共享才是我们的终极快乐。”塔罗斯人耐心的介绍他们的种族特性,“所有在这颗星球上的生命体的记忆、情感、思维都将自发的和我们融为一体。这是我们进化到现在一种本能,无意冒犯,舰长,即使是你的思维实际上在你踏上这颗星球后没有多久就已经和我们在一起了,我们不得不承认,自从上次雷鸟号的到访后我们非常期待再次来访的人类。虽然人类的生命短暂的不可思议,但是你们的心灵给出一切是我们见过的最激烈、最原始却又是最美丽的东西,也可以说,我们也是接触到了雷鸟号的船员的思维后才萌发了要回到母星的想法。”

“可是……我并不愿意!”柯克近乎愤怒的回答道,“我的思想、我的情感、我的记忆,都是我私人的东西,我绝不会将之共享给一些不能理解地球人类的外星生命体,对你们来说,人类最私密的东西难道就像一个简单的乐高玩具一样吗?给你们打发时间用来娱乐!”

塔罗斯人近乎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我们能理解你的愤怒,但是这已经是既定事实了,舰长,所以我们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已经做出了补偿,并且,我们不会向你说的那样将人类的思维作为玩具,我们在接触到多个样本后已经了解了一些人类的习惯和方式,所以你可以放心,你的思维在我们这里是安全的。并且任何秘密在我们这里如同在你这里一样安全。哦,不要摆出愤怒的表情。事实上我们用你们的话来说‘拷贝’了你的全部思维,所以我们完全能理解你的想法,其实,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你’。”

“‘我’?”柯克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只要有需要我们能完全等同于你,面对情况你会做出的反应,你的决定,你对于星际联盟的忠诚,对于你的飞船进取号的情感,对于指挥席的爱恨交织……还有很多,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们绝不会将任何人的隐私透露给任何其他。”塔罗斯人举起两条腕足,摆出了一个几乎耸肩的动作。

“……我不能轻易相信,你们懂吗?今天我们和你们融合,明天如果克林贡人与你们相遇,你们再与他们融合,你们就会理解他们的思维,然后你们就会出卖我的秘密给他们!事实上!这已经不仅仅是我或者我的船员们的私人问题了,这已经是联邦存亡级别的问题了,你们理解吗?”柯克烦躁的原地踏了几步。

“当然可以理解,柯克舰长,事实上,在5.42个地球年前我们已经接触过克林贡人了,在10.83个地球年前我们也接触了罗慕兰,在186.54个地球年前我们接触了瓦肯人。还有很多其他种族,当然我们接触到了全部我们能知道的所谓机密。我们相信柯克船长你也能理解,以我们这个种族的智慧程度,文明历史,以及道德标准,战争在我们看来是完全不可取的野蛮而原始的行为。吸引我们的实际上只是不同的人们带来的不同的视觉,你能想象吗?舰长,同一个世界在不同人的眼睛里是完全不同的,甚至同一件事情在不同人的记忆里也是不同的。类人种族的这种共性带给了我们观察这个世界的无数视角。”

柯克犹疑的看着全息像:“你能证明吗?你真的遇到过……”

“不,舰长,我们不需要证明,所有的证明都将会成为悖论,记得吗,我们一族擅长幻觉。”

柯克紧紧皱起眉头:“那么我怎么能相信你们没有恶意?”他默默想到,如果史波克先生在就好了,他能帮我理清思路。

“我赞同你的想法,舰长先生,瓦肯人将会是很好的中介人。而且,就像我们之前说的,为了向读取你的思想道歉我们已经做出了补偿。史波克先生将会向你说明的,请你稍等。”全息像中的塔罗斯人回答道。

仅仅过去了十几秒,一条巨大的紫色藤蔓破空而来,它的尖端包裹着一个不停挣扎的生物。它扭动着伸展到那堆长眼睛的蘑菇上方张开了枝条,一个人从中掉落到那上面。他长着史波克的尖锐眉毛和尖锐的耳朵。


TBC

评论(4)
热度(15)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