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 拥有 3 随缘搬家

1  2  3  4  5  6  7  8  9  10


悬崖上的风向变了,原本温柔的风变得凌冽,吹得令人不安,浓重的云层遮盖了和煦的日光。我坐起来望向崖壁下的海,海水变得深黑,翻腾起白色的波涛重重拍打在岩石上,碎成泡沫,又落回海里。海面下似乎有什么在剧烈的挣扎着想要破水而出。我被眼前壮丽的景色吸引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似乎有什么在呼唤我,从那翻腾的海水之间。我站起来,向着悬崖边缘走去。似乎感受到我的到来,空气中的海水凝结成一座桥梁通往海的中心。

 

 

代理舰长日志:星历6942.8,柯克舰长和史波克大副带领的登陆小队已经成功登陆D-α-3a两个小时,根据他们传回的消息,似乎这座星球有些值得探究的地方,并不完全是我们原先想象中的一片远古之地,那里的动植物似乎自有其生存方式。至今柯克舰长本人是唯一一个能感受到当地植物‘夹道欢迎’脑波的人。我们已经开启应急预案以期能随时将小队紧急传送回来。代理舰长斯科特完毕。

 

 

其实我很不舒服,真的不舒服,不管那些植物想要干什么,它们都在翻搅我的大脑。真的你能感觉得到,有什么在翻动它,我尽量使得自己显得和平时一样的,活泼或者说鲁莽、傲慢,但是我能感觉到史波克的眼睛一直跟随着我。他非常敏锐,是的,作为一个心灵感应种族的一份子他有那种一眼看穿我的谎言的能力。

但是他很仁慈的没有揭穿它。

史波克变了,我能感觉得到,自从威者事件后,自从那次在医疗湾他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开始,(好吧,还是当众,这真的真的让我受宠若惊)他似乎想通了什么,虽然他依旧逗弄老骨头,但是他似乎变得向人类的那一方面迈进了一步。当然当我这样和老骨头说时,他冷笑了一声用三录仪整整扫描了我三回。

三年多前第一次五年计划任务完成的那时,我想我犯了一个错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经常会犯的错误,唯一值得感谢上苍的是,我还没来得及将这个错误付诸实施,那个错误的对象便消失了。

然后,嗯,就没有然后了,舰桥成员各奔东西,我接受了升职,当上了准将,从星际舰队最年轻的舰长成为了最年轻的准将。我失去了我唯一存在的理由,我失去了我的星舰。

与罗丽西安娜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不到一年,我想我是个失败的人,不能掌控自己的职业还得要为了政治搭上婚姻。并不是我不爱她,她是个完美的女人,也将是个完美的妻子、母亲,只是不适合我。而如今这个我曾经唯一与之走向过圣坛的女人已经香消玉殒,我满心的罪恶感啃食着我。

我的心始终漂泊不定,在追寻一个锚点,但那是不能也不应该被寻求的东西。我痛苦万分,酗酒的夜晚,只有那时我才能正视我的错误,我想至少我不应该放弃我的星舰。进取号,如果我曾因为孤独寂寞憎恨过你,那现在我祈求你的宽恕,请求你带上我,带上你卑微的追求者,走向永不停歇的旅途。

 

 

“舰长,小心前面!”相位枪的声音嗡嗡响起,果然才进入丛林不到10分钟,小队就遇到了一只突袭的野兽。

它不太大,加上尾巴大约长1.2米,它就像一只没有毛带壳的猫科动物。表面有坚硬的角质皮肤,无毛。尖锐的爪子呈钩状,一位安全官的手臂被它抓伤留下了三道几乎见骨的伤。史波克反应最为迅速拜他开挂的瓦肯耳朵所赐。他一把按倒了柯克和另一个安全人员,顺利避开了另一只野兽的袭击,与此同时苏鲁已经发射了相位波,其中一头张大嘴似乎要发出一声嚎叫,但是没有发出声音就倒在了树根边上。另一只转身逃走了。

柯克一把按住了耳朵抱怨了起来:“我的老天,这动物什么声音,这叫声简直能用旧式电锯来形容。”

所有人莫名的看向他,史波克轻轻按住他的手臂:“舰长,你听得到该动物的叫声?”

“啊?”柯克莫名其妙的看向他,“是啊,叫的那么恶心,怎么可能听不到……,”他看着众人的表情震惊的问道:“你们没有听到吗?连史波克都没有?”

“肯定的,舰长,我们都只看到此动物张嘴似乎意图嚎叫,但是我们没能听到任何声音。”一边说着史波克一边轻轻掰过柯克的头部,看向他的耳部,“现在你有任何异常感受吗?”

柯克仔细感觉了一下:“没有啊。”他扶着树干站了起来。被相位枪打破的树干流出粘稠的紫色汁液,沾染上柯克手指,他啧了一声随手擦到了裤子上。但是树汁的着色力似乎很强,手心被染上了紫色。

“舰长,基于你的异常感受,我再次建议你立刻回到舰上,同时请医生为你做一个详细体检。”史波克表情严肃的看着柯克。

“不行的,史波克先生,越是因为我的异常感受,我越要留下。这里只有我能感觉到一些你们没法察觉的东西,我想也只有我在队伍里我们才能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柯克的脸色在紫色丛林的映照下显得更加苍白。苏鲁和契科夫也试图说服他回到舰桥去。

“我想舰长留下是有必要性的,”一直没表达意见的米特拉开口说道:“此地动物的特性与我们曾探访过的星球大不相同,据我推测此地的植物多以心灵感应交流,而动物发出的音频却是在我们这些类人生物完全无法听到的频率。事实上我推测舰长听到的动物嚎叫并不是真正的动物嚎叫,而是……”她抬手指了指那棵破损的树木,“是它受伤时发出的信号,由于强烈的痛苦,导致周围树木发生共鸣,让接受到信号的舰长误以为他‘听到了’。”

“你的推论符合逻辑。”史波克回答道,“此种情状十分罕见,一个在交流上存在着如此特异的方式的动植物体系。但是舰长的安全需求高于一切,我想你能理解我们所面对的状况,用人类的话来说,如果‘头儿’出了问题,那一切就白搭了。”

柯克憋住笑抗议:“行了,不要用你的死亡射线瞪着博士了,她的话我极为赞同,且不说我们的‘任务’,能遇到这么有趣的星球就是我干这份工作最大的回报了,这个小小的乐趣你不会剥夺它吧?”柯克极为恶劣的露出他战无不胜的最好的狗狗眼。

“咳,”面对大型‘绒毛玩具’,‘绒毛玩具控’史波克先生再一次败给了柯克,“我勉为其难的暂时同意你继续作为登陆队中的一员继续前进,但是形势发展一旦威胁到你的安全,我将不会认同你的任何对于‘乐趣’需求。”他威胁着说道。

“好的,好的,我的好大副,让我们继续前进吧。”

其他成员目睹了大副的失败后全部识趣的视若无睹。

大概是被击晕的那只动物的无声‘嚎叫’所威慑,队员们幸运的没有再次遇到大型动物的袭击。直到队伍进行到林中一片低洼地势,敏锐的瓦肯人提示三录仪的异常数据,果然在未来的10分钟里,小队有幸躲在高处观赏到了一场外星生物之间的大屠杀,十几只不同的野兽默契合作围剿了一群被它们赶进低洼地的小兽。无声疯狂暴力的屠杀看的众人心惊胆战,米特拉示意众人绕过低洼地继续前进。终于在历经4小时的前行众人安全的通过了丛林区,来到了一片广袤的草原。

期间遇到背附尖刺和硬甲的圆球状生物的包围袭击,契科夫的腿被戳了一个血窟窿;途经一片爬藤植物时有人不小心惊扰了一只栖息在上面的巨大蛇形动物,不同的是它生有退化的羽片,被惊吓到时全身的羽毛都膨胀开。用苏鲁的话说‘这货简直就像个巨大的鸡毛掸子……’然后他在后退时扭伤了脚踝;在靠近森林边缘时,众人又被数只组合袭击的古怪动物袭击,它们中一种长得很像兔子,有一对非常长的耳朵,不过它们的四肢很长也是跳跃前进的,而且有尖锐的獠牙,柯克的腿被它们划伤了。

 

出现在人们眼前的草原带来的视觉冲击简直能用震撼来形容,一望无际的蓝色草原,零星点缀着白色,橙色的小花,远处悠闲漫步着成群的外星动物。整片大地安静无声,除了风吹过草叶是发出细小的声音和偶尔传来有蹄类动物奔踏大地的动静。

找到一片突起的光溜岩石,在保安员们用相位抢扫晕了周围20平方米内所有可能存在的小动物后,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至少可以稍微缓和被突然袭击的可能。再次感谢医生交给大家的医疗包里有数只真皮再生仪。

此时与舰船的联系信号开始变得不太稳定。

“我们距离目的地直线距离不超过2公里了。”苏鲁手搭凉棚向远处望去,一片平坦的远方隐约矗立着一些什么。

史波克也努力望着远处他的视力略好于其他人类成员,但是在一片蓝色的草丛、紫色灌木黄色斑点,以及其他零零总总的爬地植物的遮掩下他也没能看的太清楚。

史波克问道:“舰长,离开丛林后植物信号对你的感官刺激是否有所减弱?苏鲁先生请你用三录仪为舰长扫描一下。”

柯克稍微停顿了一下回答道:“是的,这些细小的植物不如那些大的,信号确实减弱了,我的头也没那么晕。”

苏鲁绕着柯克挥舞着三录仪:“哦,长官,舰长的异常数值稳定了很多。”

“非常好,在进入目标区域之前我建议所有人原地修正一下,半小时后我们将再次出发。”史波克说完就走到柯克身边,“舰长,我将会使用麦考伊医生准备的针剂为你补充一些元素以期稳定你受到冲击的神经系统。”

柯克无奈的歪过脖子:“随便吧,你们两个都以把我戳成蜂窝为乐。”

史波克摸出医疗包里的毛巾擦了擦柯克的冷汗,用几乎不被人听到的声音低语道:“若是你珍视自己有我们的一半,我们也不会总是这样忧虑不堪。”

柯克愣了一下:“你有刻意勉强自己吗,史波克?其实我们不介意你表现的不那么人类。”

“不,我对于我自身有一些领悟,有些我一直忽视甚至刻意无视的东西,我想要仔细看看。”语焉不详的话语很少出自瓦肯人之口,他眼神中闪烁的某些东西让柯克的心跳少许加速了几拍。

 

队伍自然变成了史波克、C.C开路,中间是柯克、米特拉博士、契科夫、苏鲁,三位安全员断后。

平坦的草原视野远比丛林中好很多,开阔的视野能一眼望到远处游荡的大群动物。这是一个无声的世界,唯有风声时时萦绕耳畔。不到20分钟众人已经接近了目标遗迹。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地球时间约13点,D-α-3a已经临近傍晚,天际倾斜的两颗恒星散发的日光逐渐暗淡。

遗迹终于将它的全貌清晰展露在众人眼前。

“这,极其不可思议。”史波克轻微发出叹息,众人都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其实众人在远处看到的并不高大的矗立物只是从一个巨大坑洞底部升上的建筑物局部。

在草原的中部存在着一个近乎圆形的巨大坑洞,三录仪给出的数据约为20.3公里,深约142米,有数条河流顺着坑壁往下流淌形成小型瀑布其中存在着一些建筑废墟,似乎废弃已久,无数植物在废墟之间生长的极为繁茂。

“那么……这里曾经有过文明?还是说文明还存在着?”柯克几乎失语。

“哇,这里真大,我猜足有5个红场那么大吧?”契科夫笑嘻嘻的看着苏鲁的三录仪问道。

苏鲁无奈的叹了口气:“红场哪有那么大,大约有14.5个红场大吧。”

米特拉博士兴奋的从包里拽出PADD开始记录周围景色。

“此地情况极为复杂,我认为在此地露营并不可取,我建议我们寻找一处能联系进取号地点,重新安排探索事宜。”史波克紧皱起眉头。

“我同意你的观点,这样安排非常明智。”说完柯克转过头向众人说,“我们需要尽量在天黑前回到进取号上,我相信在地面应该能比较容易找到信号比较好的地方,我希望大家组合小队,不可以单独行动……”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到C.C说道:“报告长官,紧急情况,保安员安德瑞不见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史波克问道:“他的手臂在丛林中划伤后一直由谁照顾?”

“我!长官。”另一名保安员回答道,他是安德瑞的搭档来自安多利的奥利尔,“安德瑞受伤后很快我就用治疗仪愈合了他的伤口,在我们到达这个坑洞时他一直与我在一起。”

“只有不到5分钟。”苏鲁说道,人们向四周望去,平坦的草原完全没有人影。

柯克按下通讯仪呼叫他:“保安员安德瑞.杰克逊,听到请回话,这里是舰长柯克。听到请回话。”通讯器只回答他撕啦撕啦的静电声,“史波克先生,请你立刻联系斯科特,让他从上面定位我们所有人的信号。”

虽然信号非常断续,但依旧从进取号传来了坐标位置,不知何故安德瑞的信号并没有被发现,唯一的可能他在众人没有注意时已经进入了坑洞。

“舰长,我强烈建议你带领苏鲁先生、契科夫先生和米特拉小姐回到舰桥,由我带领余下的人员进行搜救工作。”史波克的口气异常坚决。

“我不同意。其他三位传送回去,我要留下。”柯克一边重新整理背包一边说道。

“不,舰长,我不同意你的行动,我认为你清楚记得布莱安舰长和他的船员们的遭遇。”史波克的语气近乎严厉。

“指挥官,我想你忘记了一点,雷鸟全员失去了记忆,我不认为他们如果是在此行星上探索时会冒险降落而不是派遣穿梭机。所以即使我逃回进取号,某些东西依旧能让我们所有人失去记忆。”柯克站立起来直视史波克,“我知道你担忧我的安危,但是,史波克先生,我不能回避我的责任。我必须参加搜救队。”他的语气十分平静,“而且我相信,没有我不行。”

TBC

评论(2)
热度(16)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