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 拥有 2 随缘搬家

再见,安东,再见,我们可爱的领航员。愿星辰照耀你的前路。

1  2  3  4  5  6  7  8  9  10

我睁开眼睛望向天空,那不是我熟悉的颜色,它带着阳光晕开般的明亮白色,但是天空中没有云彩,没有给大地带来光和热的恒星。这里是哪里?我慢慢爬起来,周围是不熟悉的景色,一望无际的戈壁滩。我大声呼叫,声音回荡在四周,没有人回答我。

向着随便一个方向,漫无目的的向着那里走去。究竟这里是哪里?不,更重要的是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又是谁?奇怪的我并不恐惧,我知道这里是安全。


舰长日志:星历7242.5,舰桥成员接受了巴奈特将军的任务,该任务的目的地之一正好与我们即将探索的新发现的星系中的一个类地行星吻合。据史波克先生扫描获得的数据表明,地表有一些迅猛的生物,我打算安排一支有实战能力的登陆小队。接下来舰桥将由斯科特先生领导。柯克完毕。


我看着面前的扫描仪,它比我最早接触到的先进了5个型号,无论是扫描范围与精度,都超越了第一次五年计划任务开始时的那一台。完全不合乎逻辑的,我对早先那一台颇为怀念,早在我接受高灵亚训练之前,这样非逻辑的情感会让我极为困扰。毕竟怀念一台机器这样的情感已经极为不可接受,更不用说那台早古器械在性能上已经远远落后现在这台。

自从经历了与威者的融合后,我的世界改变了,詹姆斯.柯克-我共事过的最久的人类舰长对我说过‘史波克,你为什么总是要苦于将自己割裂为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而不将自己视作融合了两个世界优点的个体?’他是这个世界上我所认识的人类中最为不合逻辑者之一,不能否认的他也是从美学角度上来说最值得欣赏的一位。我知道如果我当面这样评价他,他将展露的笑容会超过美学的范畴。

作为一个瓦肯人,如果说某些不可言说的生理情况困扰着我,这是事实。而更久以来困扰着我的是我自身的一半,我所追求的极致的逻辑是每个瓦肯人毕生追求的目标,只有极少人能最后达到大师的境界。

而我,失败了。

我的内心怨恨动摇我心神的那一瞬间,但事实上我知道失败的原因不能归咎于任何人,甚至不能归咎于威者。它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那一根稻草。所有的原因都在于我自身,我的追求,我的憎恨,我的理想,我的恐惧,以及我的……爱。

另一位人类中最为不合逻辑之一,已经没有第三位了,是同样与我共事已久的舰队医生麦考伊。他时常困扰着我,他的不合逻辑与舰长大不相同,他似乎更为‘人类’。情绪外显,吵吵嚷嚷,但是……他仍然是一位好医生,好朋友,诚然他致力于发掘我的人类情感这一点让我难以忍受。我发现适当的回击将会让他不快,当他皱起眉头嘟嘟囔囔着无法辩驳时,我的确感到了人类常说的那种“快意”。而这一时的快意常常需要我增加冥想时间,让我颇为懊恼。

而现在在与威者融合之后的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如此的简单,我毕生苦苦追寻的纯然的逻辑又最终走向了情感,这……多么让人惊讶和无奈。

而我也最终接受了我——半瓦肯人、半人类史波克。

 

 

登陆小队人员确定如下:舰长詹姆斯.T.柯克,大副史波克,舵手苏鲁,领航员契科夫,生物学家米特拉.李,保安队长C.C,保安员奥利尔(安多利人)、保安员格瑞斯、保安员安德瑞。

麦考伊将整理妥当的几个救生背包交给众人:“我的老天,你们都要给我活着回来!!”

柯克几乎要仰天长叹:“我亲爱的医生,你就这样给我们鼓舞士气吗?你看到C.C没,他的腿都在发抖了。”

“我没有!长官!”C.C一脸被侮辱的表情大声辩解道,“只是裤子没穿好,蹭一下而已。”

麦考伊翻着白眼走到一边:“简直无法直视……”

史波克检视着众人的装备抬起他巧克力色的眼睛说道:“舰长,我建议我们集体换掉制服,如果地面的大多数生物为野生动物的话,我们的制服色彩有可能刺激到它们的视觉。”

“这个可以有!”麦考伊抢先答道,已经快手快脚的按下了通讯开关为大家张罗起了外勤服装。

 

登陆地点位于行星北半球一处开阔水域的附近。与扫描得到的数据相比较,登陆后真正看到的星球总是那么的不同。空气清新至极,水面遥远的地方泛着微带紫色光与地球的蓝色、瓦肯的微带橙色都不相同。而再远的地方那一片紫色的似乎是植被。水面时不时泛起不规则浪花,米特拉博士指着一处特别巨大的水花说道:“舰长,那应该是水生动物,我预期它的体型不会小于1.5米。”

众人远远眺望着水花,契科夫兴奋的问道:“博士,你猜它们长什么样子?”

“很难猜测具体的形象,不过我想这种能翻动起巨大水花的水生生物流线型体型应该是大有可能的。”博士的浅蓝色眼瞳和浅茶色短发在浅紫色光的映照下特别动人。

史波克提示道:“空气中氧气的含量高于地球14.235%,虽然氩气含量高达10.602%,将不会造成呼吸困难,但是至今星联从未进行过将已知生物体长时间暴露在此种含量的氩气下,我建议我们的行程不要超过24小时。”

“好的,史波克先生。”柯克点头表示赞同,一边翻开通讯仪:“斯考特先生,通讯情况如何?”

‘长官,非常清晰,此外我们已经跟踪了你们的信号,请务必保持通讯仪随身携带。”

史波克调节三录仪,确定方位后说道:“舰长目标距离我们东南方约12.5公里的距离。”苏鲁也确定了位置。

目标是史波克早前在扫描中发现的一处奇异的地貌,类似某些遗迹一般,但又错落无序,即使是高清的地表扫描仪也基于某些干扰也很难给出十分清晰的图片。同时干扰使得传送器无法将人员直接传送到遗迹内部。

柯克示意众人取出相位枪叮嘱道:“我们必须首先假设,我们在这里是陌生而不受欢迎的,请调节到击晕档,如非必要不要杀害这里的生物,避免引起某些不必要的麻烦。”

随后队伍被分成了三组,柯克、史波克一组,契科夫、苏鲁、C.C一组,其余人一组,三队人约定好汇合地点后分头向目标进发。

 

两颗恒星在空中交相辉映,值得感激的它们都离开的比较遥远,所以并没有给这颗星球带来如瓦肯的亮度、热度以及干旱程度。柯克与史波克并排向不远处的山路走去,一路没有遭遇大型动物,只有一些小巧的爬虫和低矮的紫色灌木。

柯克一边走着一边环顾四周:“史波克先生,你觉得这颗星球如何?”

史波克一边检查着三录仪一边微微叹息道:“舰长,你的问题宽泛且无明确的目标,我没法回答。”

“好吧,好吧,我的史波克先生,我想问的是,你觉得这颗星球曾拥有过文明吗?另外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颜色的树木。”柯克伸手指了指路边一株带着橙色斑点的紫色灌木,那些斑点在枝叶微微晃动时似乎有光在流动,柯克揉了揉眼睛,“怎么说呢,这种配色,我总看着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闻言,史波克将三录仪对着那株植物开始扫描。

“极为有趣的,舰长,我发现我距离那株植物越近所获得数据波动越大。”说着,史波克一手拉住了柯克,“我建议不要过于靠近它,我不希望再次发生,被植物袭击的事件。”

柯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是的,我可不希望再次发生你跳到我前面替我挡住孢子的事情。”

“不,如果再次发生我还会这样做的,你不用为此不安,保护你的安全也是我的职责之一。”史波克的表情始终是这样的一本正经。

“只是职责之一吗?”话一出口柯克就有些后悔了,他知道自己的坏习惯,史波克越是一本正经,他越是心痒痒的想要逗他,简直像个想要引起喜爱的女生注意的小男孩,却总是用错方法。

“当然不只是,吉姆。”史波克的反应,让柯克有些怔愣。他不好意思的装作没注意到一样走到山路边缘,向着另外两支队伍的方向望了过去。有什么东西在那个方向闪着橙色的光。

柯克举起联络器问道:‘苏鲁,你听到吗?苏鲁,请回答。’

‘舰长,我是契科夫,苏鲁先生正在记录一株植物样本,请问有什么事?’

‘我看到你队伍方向有橙色光点,是否是你们发出的?’

‘否定的,长官。’

‘好吧,我再问问另一队。柯克完毕’

很快米特拉小队也传来一切正常的消息。

“看来,我真的是老了?怎么疑神疑鬼的。”柯克自嘲似得撇了撇嘴笑了一下。

“否定的,长官,你只是成熟了而已。”史波克依旧一边看着三录仪一边回答道。

“?!”柯克几乎要为了这一句赞扬倒抽一口凉气,“你从来没有当着我的面这样说过,连老骨头都没有……,你怎么了?”

“赞扬你的进步和优点能有效增加你的工作效率和主观能动性,我觉得适时地赞扬你是符合逻辑的,我的行为给你带来困扰了吗?舰长”史波克抬起头说道,始终平整的刘海下,尖锐的眉毛一边微微抬起。

柯克凝视了史波克一会儿,与8年前的初遇相比,柯克微微妒忌瓦肯人的生理特征,他一点都没有老。他摇摇头:“不,只是别在老骨头面前这样,如果你想要表现的更人类化一些,给他点缓冲,我还想他顺利完成五年任务。”说完,他咧嘴给了史波克一个欢乐的笑容。

 

两人小心的行走到山边,越过这个小山坳,就是一座由高大深深浅浅的紫色树木组成的林子。小队将在树林边缘汇合。贸然进入未知星球的丛林并不可取,但是由星舰传送下来的局部地图显示,如果要绕过树林需要额外的124.3公里的路程。

“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史波克说道,“看来必须穿越这座森林,舰长。”

柯克爬上一块巨石向着丛林深处望去:“我总觉得……怪怪的,那片树林。”

苏鲁和契科夫相互望了一眼,难得啊,居然是史波克主张往前跑,而舰长在踩刹车?

“你觉得什么引起了你的注意?舰长。”史波克抬头看向站在高处的柯克,“请你下来时务必小心。”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扶住了柯克的手臂,将他安全的带到了地面。

“我不知道,总觉得,那里有些什么。”柯克微微露出一点不常见的茫然神色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他抬手抚了一下额头,“你知道也许是光线,那些晃来晃去的紫色叶子黄色斑点,让我有点晕。”

史波克微微皱起眉头:“那么我要预先仔细扫描一下,鉴于你的异常感觉,我觉得我们能多花费这20分钟。”

他示意C.C和苏鲁一起走向树林边缘,两台三录仪一起扫描丛林边缘。

“苏鲁先生,你在植物学上颇有建树,对这座森林你有什么看法,是否有什么异常会引起舰长的反应?”史波克一边走一边看向瘦小的黄皮肤人类。

苏鲁仔细观测数据,微微皱起眉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有一个奇怪的地方。”他将自己的三录仪交给史波克,“你看,我的三录仪是为了记录植物特别调整过的,你可以看到你没有的数据,而这个……”

他指向了一个高的特殊波段:“你看这个数据峰值特别高,这个数据是用来记录植物电波的,有些植物会发射一些类似生物磁场的玩意儿,平时几乎用不到这个数据。但是它的峰值已经超出三录仪预设最高值了,我只能将它调用到测试动物脑波的数据段,然后它就显得正常的多了。”

“……引人入胜,你是说这些植物拥有动物脑电波?”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记录的数据,史波克打开了原先的数值,那些记录了由于靠近植物就变得异常的数据,在导入动物脑电波参数后就变得,有迹可循。

“我们一致认为,这个星球上的植物能发射类似动物脑波的高频信号。”史波克走回柯克身边,复述他们的论点。

“是所有的植物吗?”柯克闻言小心的将脚自被他踩住叶片的植物上移开,“那些,信号对人类有什么影响吗?为什么似乎只有我能感觉得到?”

“现在没有精密测量仪器,我只能认为你的大脑在某个波段上特别敏感以至于能接收到这些植物释放的波动,尤其当那么多植物在一起时,它们的聚合作用放大了强度。”史波克露出一个近乎忧心忡忡的表情继续说道,“我们应该将你传送回舰桥上,舰长,余下的探索任务我们能完成。”

“不,不用,史波克先生,我只是能感到有些什么,它们只是植物,不会跳起来踢我的屁股。”柯克摆摆手,“行了,为了我那敏感的大脑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现在让我们略微散开向目标出发,先生们,请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我们至今还没有遇到那些迅猛的动物。”

“啊,是啊,类猫科猛兽是丛林生物。”契科夫应声回答道。

柯克窃笑了一声:“史波克,你会爬树吗?猫咪可都是攀爬高手呢。”

史波克看着还有些苍白的舰长:“真是不合逻辑的推断,据我说知,人类进化自灵长类生物,该类生物至今亦有多种旁支生活在地球的丛林之中,那我是否应该指望你能自如的从一棵树跳跃到另一棵呢。”

“噗嗤。”一声没能忍住的偷笑从苏鲁那边传来。


TBC

实在没有查到TOS保安队队长的名字,就用了AOS的C.C,请见谅

评论(6)
热度(18)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