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 拥有 1 随缘搬家

1  2  3  4  5  6  7  8  9  10



我站在峭壁边缘,放眼望去眼前一片海天相接的景色,这里很熟悉,似乎我曾经来过。但是我知道我不曾来过此地,这里是禁忌之地,既不允许离开也不允许到来。我默默坐下寻思着来时的道路,前路渺渺,我已不复记忆,我是如何来到此地的?不,重要的是我又是谁?奇怪的,我并不为此烦恼。此处此景让我安定,我知道我是安全的。这里只有我能来到。我安宁的闭上眼睛想要永远沉醉于这和煦的日光与温柔的风中……


舰长日志:星历6941.4,我们此次是第一次接近伽玛象限的边缘,史波克先生在扫描星图时发现了一处全新的星系。接下来的任务我们将要探索此星系,希望能有所斩获。柯克完毕。


第二次五年计划已经进行了大约2个月,我还能回想起第一次五年计划的开始已经是8年前了,能和原来的舰桥组员们重新共事,并再次执行第二次五年计划。这几乎像是一个美好的梦境,我清楚的知道这对于我来说也许比对于他们更重要。

失去罗丽西安娜已经过去了1年多,我再没有兴起过定下来的打算。其实所有的问题都摆在眼前,忽视房间里那只大象比与它对视更容易一些。很久以前我已经明白一个问题,就是对于詹姆斯.柯克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控制一切的力量才是我最恐惧失去的,尤其是对于自身的控制力。

若说起这个问题,舰桥上最令人瞩目的控制狂也许我只能排到第二,毕竟我所能控制的很多时候只是表象而已。那个最高深莫测的控制狂毫无疑义的当属我的瓦肯大副。他控制着整个舰桥最精密的扫描器、通讯分析仪、科学部所有实验的进展,以及他自身所有的一切从肉体到情绪。

控制狂三号人物麦考伊医生对于一号名称得主的评价如下:一个自以为是的绿血哥布林尖耳朵控制狂。不能不说这个漫长的称呼其实很贴切,当然了一号得主必定不会将他的任何情绪泄露哪怕半分以供医生得意。对此医生所能得到的最多只是一个轻慢的挑眉。

老骨头,那是医生的外号,对我,对瓦肯的史波克先生是真正的倾注了无数心血和汗水,也许还有过泪水。他愤恨于我们的英勇和身先士卒,也醉心于此。


“史波克先生,你能告诉我,那个新星系的情况吗?”柯克转过舰长椅,望向大副的背影。

“我现在仅能明确该星系拥有二颗G级恒星,其中一颗处于膨胀期,此星系约还能存在不超过300万年,另外星系拥有行星6颗,其中M级2颗大气构造与地球相仿,具体数据还需要分析,大约16.2小时。”史波克回答到,语气没有一丝起伏。

柯克点点头:“很好,契科夫先生保持目前轨道,苏鲁先生,降低速度至脉冲 ,我们慢慢靠近,等数据出来再开会。”说完站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反手敲打了几下背脊自嘲到:“我真是老了。”

“老个屁咧,你每天都在星舰上呆着,万年晒不到太阳,缺钙懂吗?下班到医务室来我要测一下你的骨密度,这样说来,全舰都要做一个了,”好不容易闲一会儿来到舰桥溜达的麦考伊绝不会放弃吐槽的机会。

“不!不,老骨头不要这样折磨我!”柯克向着医生露出了一个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娇俏的微笑。

麦考伊翻起了白眼:“没门,吉姆,即使你用撩妹专用笑容看着我也没用,整个星舰上只有瓦肯人不需要测试,他们的骨密度是我们的三倍。”

如同接到了战争打响的旗号一般,立刻,史波克先生立刻转过椅子说道:“医生,我们瓦肯人的骨头密度的确是人类的2.67倍,但是我们对于钙质的需求是人类的3.24倍,你对于瓦肯人的生理了解依旧是那么的……怎么说呢?”他挑起了一边眉毛,“平庸,请原谅我用这个词汇。”说完他完全不理会医生气急败坏的嘟囔又转回头去看向扫描仪。

“天哪,3.24倍,上帝保佑瓦肯人有个强大的肾脏,至少我没听说过他们得肾结石的消息。”麦考伊靠在柯克的身边偷偷说道然后往电梯走去。

“嘘,你老是忘记瓦肯耳朵。”柯克偷偷瞄了装聋作哑的大副一眼。

“舰长,第三信道有来自舰队的信息,是巴奈特上将。”乌胡拉一手按着耳机回头汇报。

“请放到第二附属屏幕,中尉。”柯克动了动指头,还好是他,他挺明智的。 


 柯克站立到了屏幕前并行了军礼:“上将请问有何指示?”

巴奈特微微笑了笑:“听说你们发现了一个新星系?”

“是的,长官。”

“作为个人我对那片星域很有兴趣,其实早在37年前,联邦探索飞船雷鸟号曾经接近过这里。由于当时某些至今未明的原因,飞船失去联系长达3个月。虽然最后顺利返航,但是舰员对于此次航行完全不复记忆。”

“那么,为什么在联邦记录里没有任何标示?警告?或者至少该有个备注吧?”

“因为他们完全不复记忆,也没有任何记录可以证实。那么是否他们到达过这片星域,我们没有办法断定,所以只能认定依旧为未知地区。”

“那么您又是如何断定他们接近过这里呢?”

“以下是机密内容。”

柯克转头看了看舰桥:“请所有辅助人员,全部离席,史波克先生,请你过来一下。”

很快舰桥上只留下数名核心人员,史波克站到了柯克身边。

停顿了一下巴奈特似乎在组织语言让它们显得不那么官僚:“雷鸟的舰长,布莱安是我同期的同学,我和他非常熟悉,乃至我妻子和他的也是好友。当时他失去联系那么久,我可以自豪的说,他的家人都由我们照顾着。幸运的是他们顺利返航了,也至今愉快的生活在一起。至于你的问题,当时返航的飞船情况非常危急,二锂晶体已经消耗至不足以带他们回到地球,支撑着他们回来的是一种我们前所未见的能量。当时此种能量的发现立刻被列为最高机密,一旦消息透露涉事人员将一律处以极刑。”

“极刑!?”乌胡拉震惊的回头看了长官们一眼。

柯克在背后轻轻比划了一下手指,让她冷静。

“问题在于此种能量至今我们无法理解它的结构、原理,乃至它是如何使得飞船运作的。”

柯克与史波克交换了一下眼色,凭借星联的能力又那么久的时间依旧无法破解,这……

“引人入胜……”史波克回答了一句。

“是的,史波克先生,长久以来高层保守派始终坚持要破解后才能开采,或者再考虑能否运用,激进派就……,但是上个年度,该项目的负责人离世了。现在新的头是阿切尔将军。”

“哦,那位啊……”柯克知道阿切尔将军,他是著名的鹰派人物,行事果断,并极富有进攻力。

“阿切尔上将对这样无休止的花费经费却没有任何建树的项目感到厌烦,他提出从源头上重新开始调查。”巴奈特无奈的看这舰桥成员们:“我们一直就此事争论不下,究竟是做好牺牲一艘星舰和它的成员们的准备还是放弃对这种能量的奢望。”

所有的人默不作声的等待着命令,毕竟谁让他们是军人。

“所以经过大家协商,我们打算将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但是你们有选择权,也就是说,你们可以不接受这个任务,这不是一项军事任务,是的,它还不是。所以你们可以选择接受它,或者放弃它。”柯克刚想开口就被将军打断了,“稍等,舰长不要着急还有下文,如果你们接受,你们将能获得为期2周的登陆假和以后三次任务的优先选择权,如果不接受你们也不会受到任何责难和未来的故意刁难,军部没有权利在此要求你们去执行一次也许有去无回的非军事任务。”

柯克看向史波克,对方那对巧克力的眼睛回望向他:“将军,我希望能让我们讨论一下,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任务。”

“很好,我已经将所有你需要的档案发给你的联络官了,我给你4小时讨论,过后我们再联系。” 


四号会议室,所有的舰桥人员已经准备就绪,还没听完整个故事,麦考伊已经忍耐不住叫了起来:“太好了,我们放弃这个任务!既然连军部自己都说了,这是一项非军事任务,我们当然要放弃它。”

“请冷静一下,麦考伊医生,我相信你放低一些音量我们依旧能理解你的观点。”史波克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头也不抬的说道,修长的手指依旧在PADD上滑动着监视主扫描仪的数据变化。

“我的上帝,你能不能放下你手里那个倒霉的PADD,现在我们可在讨论攸关性命的事情。”麦考伊瞪着史波克不客气回答。

“请相信我,瓦肯人的大脑能同时处理多件事情,请不用为我的注意力担心。并且根据将军所言此次任务攸关性命的概率很低。”史波克毫不在意医生的焦躁。

“得了,尖耳朵,谁都知道瓦肯人的脑袋即使发生故障,你们的巫术也能修好它,但,我们,坐在这里的其他人都是地球人类!我们怎么知道上次的好运这次我们也能遇到?何况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有吉姆柯克参与任何B级任务都他妈会自动升级到S。”对于史波克的轻描淡写麦考伊愤慨的怒吼道。

“行了,都坐下吧,医生,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柯克向众人挥了挥手。“乌胡拉中尉请你将将军给我们的资料列在屏幕上。”

转眼一个图文并茂的文档已经显示在所有人的面前。

史波克快速浏览了文档对于新发现能量的研究结果,高高的挑起了两边眉毛。医生对此倒抽了一口凉气。

“奇怪,这个研究数据没有出错吗?”史波克望向乌胡拉。

乌胡拉低头再次检查了一下收到的数据文件:“没有,长官,所有数据完整度100%,文件校检码也完全符合。”

“怎么说?”柯克抬起头盯着史波克,眼神中满是兴味。

“此数据完全不符合逻辑,舰长,请看……”

经过一番解释,所有舰桥成员均面面相觑。“你是说……这所谓的能量源。”

柯克指了指文档里的一块已经风化一半的骸晶。“只是一块普通的骸晶,只是它带有一些无法检测的能量残余?”

“是的,其实,我相信研究员们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们的研究方向一直是向着那种无法检测的能量残余进行的。”

“可以理解。”

“但是问题在于,能量的残余在过去的37年一直在衰变,如果37年前无法有效检测,那么现在就更加无法拥有足够的残余量进行检测了。”

“好吧,对于最早的那个检测报告你有什么看法吗?”

一直无所事事的麦考伊跟着柯克的步调一起找到了第一份检测报告的页面。在瓦肯人还没来得及开口时他略带惊讶口味的声音响起:“奇怪了……”所有人都看向他,“我在哪里看到过相似的波形……”

大家都屏息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想不起来。”麦考伊轻声嘟囔到。

“史波克先生,你怎么看?”柯克的眼睛发着光。

常年共事使得史波克完全能理解这个不合逻辑的人类的很多表情的含义,“我相信,舰长,你已经有了定夺。”

柯克咧嘴一笑:“那么你没有反对意见吗?”

史波克近乎人类的抬了下肩膀:“我相信你的判断,舰长,必要时我会为你踩下刹车。”

“切”麦考伊发出了一声嗤笑,“每次我都想感谢威者。”

柯克瞪了麦考伊一眼低低叫了一句:“老骨头!”

“那么根据巴奈特的资料,现在我们即将勘探的星球就是目的地之一了?”

“是的,舰长,可能性高达37.25%,根据现在扫描仪给我的大气资料,我建议将第一位探测星球定于直径10824千米的第三号行星。它的大气成分几乎与地球类同,唯有氧气比重略高于地球达到35.235%,而氮气为53.16%,在地球较为稀有的氩则高达10.602%,余下的1.003%则为其他惰性稀有气体。此外,扫描仪检测到该星球上有活体生物。”

“什么!!”所有人都一抬头望向大副。

“我的老天!你居然最后才说这个!!难道你不觉得有生物才是最重要的么?”医生再次咆哮起来。

“但是,医生,如果类人种族完全无法适应该星球的整体环境,那么即使有活体生物它们与我们都能够沟通的概率将少于0.135%。”史波克先生完全平静的解释道。

“是什么样的生物?有文明存在吗?”柯克浅棕色的眼睛几乎因为过度兴奋而散发出金色的光芒。

“否定的,根据我的分析,这些生物多为行动迅捷的猛兽。”

“老天,霸王龙时代吗?”

“噗嗤”

终于忍不住的契科夫偷偷踢了苏鲁一脚。

“我一定要下去看看。”苏鲁偷偷问道:“你说Gorn是不是就是恐龙进化过来的?” 

TBC

评论(3)
热度(29)
  1. 琉歌toyokhades 转载了此文字

© toyokhades | Powered by LOFTER